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谢谢这仙男愿意下凡

柳飘飘了吗 2020-07.01

最近,回锅肉这个词,又火了。

起因是易烊千玺在《少年之名》里,态度鲜明地表达——

“回锅肉”这个词,我觉得挺讨厌的

说这话的网友,你们先问问你自己

有没有真的摔倒之后,再爬起来

从头再来的勇气

能成为“回锅肉”的,都是在一件事上死磕到底的人。

他们摔倒过,再次咬牙迸发出的力量,才是选秀节目看不腻的原因所在。

最近也有一个“回锅肉”,让飘尤为期待。

舞者,李响。

在去年的神仙综艺《舞蹈风暴》里,他跳的每一支舞,都刷屏热搜。

可惜最终与冠军失之交臂。

今年的第二季,据透露,他将再度回归。

把李响称为“回锅肉”,其实不太准确。

参加节目前,他已是圈内备受认可的青年舞蹈家,奖项等身,还常担任“春晚领舞”。

只不过,古典舞是小众艺术,欣赏门槛高,名声再响,也只在墙内开花。

直到上了《舞蹈风暴》,他才凭这不好懂的舞蹈,火出了圈。

曲高和寡,却仍能走红。

李响究竟有什么魅力?

1

从外形上看,李响天生就该吃这碗饭。

他身段优越,头身比例好,长期训练出来的肌肉线条,充满力量。

动作一摆,范一起,自有一股遗世独立的仙气。

一双眼睛尤其出彩,顾盼生辉,眉目含情。

优秀的舞蹈演员,光是外在条件优秀,还不够。

更重要的,舞艺得出色。

舞蹈家中,有杨丽萍那样,野生派,有无师自通的灵气。

而李响,则是“非野生”舞者的典型——

功底扎实,技巧纯熟。

但,在李响身上,却也能看到,不拘泥于技巧的神韵。

这种干净、纯澈的神韵,和他的“真”分不开。

上《舞蹈风暴》,他是玩真的。

初次亮相,就足够惊艳。

其他选手形容:看他跳舞,像在云里一样。

一首宁静又充满禅意的《行者》,把他的优势展露无遗:

翩若游龙、动若惊鸿,柔韧中自带力量。

一般来说,女舞者柔韧性强,男舞者以力量见长;但李响身体的柔韧度、肌肉控制力,却胜过一般的男舞者。

从指尖,到弓起的脚背,每一处细节都准确到位,非常讲究。

更难得的是,技巧虽然密集,但他的情感表达也够饱满。

都说舞者跳的是内心的自己。

他将二十多年来学舞的感受,化为一个修道的“行者”形象:孤独、艰难、内心又极其炙热。

相比有些选手,几年没练舞,功底不扎实,上综艺更像是为了刷脸、出名。

李响作为一个舞者的认真与执着,是贯穿整个节目的。

他每一次上台,都做足了准备。

决赛之前,77个小时未曾合眼,一直在创作、编舞、练习,困到化妆都闭着眼。

对节目效果的呈现,也一点不马虎。

决赛前彩排,他发现节目编排有问题,跳起来效果不好,在时间非常紧迫的情况下,临时决定换节目。

短短十来个小时里,换音乐换服装换题材,从晚上十点开始编、排,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录制。

生理和心理都到了极限。

来源:北京青年报《<舞蹈风暴>里的李响:因为每次上场都紧张所以我才是舞蹈家》

不仅用心,他胆子还大,敢于跳出舒适圈。

尝试把自己的身体表达、情感表达,变得更多元化。

比赛时,他抛开熟悉的古典舞,跳起了陌生的现代舞。

古典舞和现代舞之间,差异非常大,连最基本的呼吸方式,都完全不同。

古典舞像戏曲一样,有固定的程式化动作;而现代舞,则自由得多。

从他的现代舞可以看出,努力摆脱熟悉的肢体语言,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海上钢琴师》里,他颠覆了以往冷静理性、圆融内敛的风格。

以更具力量的、激烈外放的方式抒发情感。

甚至和王晨艺,学起了街舞。

在《舞蹈风暴》里,他舞台经验丰富,但每一次上台都特别紧张。

工作人员笑问为什么,他正儿八经回答:正因为我每次上台都紧张,才成为了舞蹈家。只有足够在意,才无法两手一甩就上台。

在舞蹈这件事上,李响特别较真。

2

李响的真,还体现在他“人如其名”。

在他身上,有一种纯粹追求艺术的理想主义精神。

成为一名舞者,辛苦是双重的。

有身体上的“苦”。

更难熬的,还有精神上的孤独。

李响从四岁开始练舞,相比其他孩子,他是没有童年的,只有重复的练习。

九岁到山东潍坊艺校,十一岁到广东舞蹈学院,十六岁考进解放军艺术学院;

他花了二十多年,辗转各地,只做一件事,那就是跳舞。

一个优秀的舞者

他有一段很长的沉默的时光

就是付出再多的努力

也不会有掌声

吃得了苦,熬得了寂寞,才可能练出头。

或许有了这样的经历,他的心性也更单纯。

当年从军艺进入总政歌舞团,对许多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但当他在总政,感觉到跳舞成了歌手的伴舞,只是“卑微的存在”,而不是一门独立的艺术时,他毅然选择了离开。

来源:北京青年报《<舞蹈风暴>里的李响:因为每次上场都紧张所以我才是舞蹈家

日后采访中问到他离开总政后不后悔时,他很坦率地说:

后悔,后悔没有早点离开。

在他看来,一个舞者,最重要的是保持纯粹。

真正喜欢跳舞的人,不会计较自己的得失。

他可以在大剧院、春晚舞台上演出,也乐意到农村草台班子表演。

从二十多岁起,就当起了文艺志愿者,跟着团队去下乡演出。

“在一个大广场搭个台子,就算下着雨,看着观众鼓掌的眼神,那才是由衷的,跟在大剧院里看到的不一样”。

来源同上

对于他来说,舞蹈比舞台更重要。

心思纯粹的人,性格也很少弯弯绕绕,有什么说什么,坦坦荡荡。

他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孤高,不羞于承认有天赋——

我从来不担心别人说我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来源:湖南交通频道专访,B站ID:楚暮秋

对于是不是想出圈这样尖锐的问题,也有一说一:

我觉得我不排斥任何一个让我出圈的事情

因为我不觉得那是丢人的

舞风清冷,内心却十分细腻、热烈。

上《快本》,一个回眸,说流泪就流泪。

节目中,他与另一个舞蹈大神刘迦结下了很深的交情。

两人合作《塑》的时候,虽是大神PK,却丝毫没有火药味,反倒配合默契,相互成就。

这是舞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或许正是身上这股气质,让他在诠释《行者》《归》的时候,能把内在的禅意和空灵,表达得淋漓尽致。

若内心没有足够的澄澈,也无法跳出慈悲的观音、佛音渺渺的莲花、鸠摩罗什,跳出神佛……

在他身上,既有守得住寂寞、遵从本心的孤独和纯粹。

又有勇于打破自我的随性与包容。

这样的心性与经历,才更懂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恣肆与洒脱吧。

3

洒脱的李响,最为人所知的精彩瞬间。

都在“空中”。

“腾空”对他来讲,比“着地”更能传达内心丰沛而炙热的情感。

你脚只要在地上

除非你的情感情绪非常饱满

不然的话可能就不会有那么绚丽的传达

《舞蹈风暴》里,他的高光时刻,几乎都是腾空状态。

双脚离地的他,除了看起来轻盈灵动,更多了一份心无杂念、返璞归真的禅意。

也正因为这内心的干净与纯粹,让他的舞蹈,带着一种源自世俗却又凌驾其上的仙气。

也难怪,他会被人称作“飞天仙子”。

最近,李响又带来了一支古典舞《飞天·尽欢》。

须尽欢《飞天·尽欢》传奇大片

初看这支舞,它审美协调高级,整体视听感极佳。

苍茫无垠的沙漠之中,伴随着隐约的驼铃声,化身飞天仙子的李响,徐徐走向一株沙棘。

抬手、甩袖、弯腰,折一支沙棘,迎余晖独舞。

跳至酣畅之处,节奏越来越快。

点翻、空翻,水袖一扬,眼神一追。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飘逸舒展。

纵使光线昏黄,看不清舞者的面孔和表情,但剪影之下,飞天灵动而潇洒的气韵,却不减分毫。

不得不说,李响扮演飞天仙子,再合适不过。

虽说在大众的印象里,飞天一直是女性角色。

但事实上,从北凉到唐宋时期,敦煌壁画的飞天形象,也因为各朝兴盛的文化不同,衍生出了不同的样貌和特质。

飞天的性别,也从一开始的男性,逐渐转变为以女性为主。

李响身着红衣,配上他清秀的五官、纤细的身材和凌空的舞姿,和敦煌壁画西魏时期的中原飞天形象十分吻合。

魏晋挺拔的风骨,羽化成仙的自在,在他这里完整地兼容。

《飞天·尽欢》,不过一分半的时间,但李响已然将观众带入了他神秘而唯美的结界。

最后一幕,他的手一松,沙棘落地,掉入尘沙。

而后它穿越千年,来到舞者叶音的手中。

叶音,来头也不小。

他是《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冠军,也曾获Lock City世界总冠军。

和李响内含的古韵不同,叶音的舞蹈,炽热而鲜活。

舞蹈对他来说,像刻在血液里的基因。他可以随时跟着音符起舞,节奏感和感染力,瞬间就能击中观众。

在《飞天·尽欢》里,接过沙棘枝的叶音,来到一个新奇、迷幻、充满科技感的次元。

一转、一扭,电光火石之间,脉搏沸腾,神经躁动,这是当代年轻人嗨动时刻的缩影。

而那根沙棘枝,也化身成一枝冰淇淋,成为舞者自由表达的道具。

两人合作的这段舞蹈,不仅玩出了古今穿越,还玩出了年轻人恣肆挥洒的人生态度。

他们不浪费自己的天性和自由,把一分一秒都用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

毕竟热爱当前,当然须尽欢!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