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耽改二连扑,“男男红利”究竟该怎么吃?

娱乐硬糖 2020-04.07

作者:顾韩

说好的“夏日限定”,就不会变成“春日限定”。《鬓边不是海棠红》、《成化十四年》的前后脚开播和短暂话题后的双双沉寂,让耽改剧的魔力似有减损。莫非,真是档期玄学?

《鬓边不是海棠红》改编自水如天儿的同名小说,由爱奇艺、欢娱影视、句墨影视出品,于正操刀,黄晓明、尹正、佘诗曼领衔主演,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天才名伶商细蕊与爱国商人程凤台因戏结缘相知,在战火动乱中并肩前行的故事。

《成化十四年》改编自梦溪石同名小说,由爱奇艺、冠亚文化传媒出品,成龙监制,官鸿、傅孟柏、刘耀元等主演,讲述了大明成化十四年,六品推官唐泛和锦衣卫总旗隋州联手屡破奇案、粉碎幕后阴谋,还百姓太平的故事。

无论制作水平、剧集体量还是台前幕后的阵容,两部新剧较之前的耽改剧均有提升。然而,不知是不是时辰的错,两部剧都没能再现《镇魂》与《陈情令》“夏日限定”的盛况。

在全网和爱奇艺站内,去年就因《陈情令》火爆而提前拥有姓名(甚至连cp名都提前起好了)的两名“2020耽改种子选手”,热度表现都相对平庸。甚至屡屡被无IP的纯网剧《民国奇探》反超——要说这部剧吧,虽然两个长腿帅哥的互动也令部分观众嗑得欲仙欲死,但它确实不是耽美。

爱奇艺站内热播榜(4月5日)

当耽改囿于审查走得步步惊心,甚至因过度小心加了原创女主而翻车。普通双男主剧又在民间的解读中越发暧昧与放飞,后者会是更稳妥的选择吗?

耽改,洗不脱的原罪?

许多IP改编中的常见问题,在耽改领域会进一步复杂化。比方说,选角。

按照之前几部爆款的情况,以及每次耽改消息上热搜时沸腾的舆论,可大致总结出耽改剧选角的几个关键:第一要好看,第二要还原,第三最好是新人或者不出名的演员,免受之前的角色或人设影响。

第四点对唯粉可能有些残酷,但最好两人(起码明面上)都是单身,这样CP粉嗑起来更有跨越次元壁的沉浸感,也有利于剧集与艺人的热度增长与续航。

《鬓边不是海棠红》很显然打破了不止一点。

黄晓明1977年出生,1998年出道,说一句90后是看着他的电视剧长大的也不为过。不过,从前的烂戏、“油腻”的演技乃至综艺里的迷惑表现,令黄晓明在互联网上的形象一直时好时坏。再加上他已经与杨颖结婚生子,多次在媒体前高调秀恩爱。种种限制,足以在戏开播之前便筛掉一批要求比较高、比较细的腐女。

开播当晚,也有一批观众被意外圆润、并且在过度调色下显得有些沧桑的尹正劝退,一时间评论两极分化。

不过,换个角度看,在电视行业浸淫多年、深谙市场与政策风向的于正可能一开始就没想走垂直路线。而是选择拉起抗日救国、弘扬国粹两面大旗,向主流语境靠拢,吸引非耽美受众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好歹已经开始靠口碑收复失地,《成化十四年》则没那么好运。改编踩坑,开播即暴雷。

首先是唐泛从小说中的高智商谦谦君子变成了剧中的任性吃货人设,再搭配上官鸿软萌无公害的样貌、偶像剧走出来的浮夸演技。剧组对于“受方”理解之刻板暴露无遗,令许多观众深感不适。

另外,剧版加入了原创女性角色朵儿拉,没过几集便开始与唐泛言语暧昧。和主角有感情戏的原创女主,这是书粉、也是所有耽美受众最不能忍受的。相比这个原则性问题,什么台湾艺人台湾腔、推理粗糙之类的都是小事。

4月3日晚,该剧延迟上线,相关人员回复粉丝称正在紧急删减女主戏份。这操作也是前所未见,倒是从善如流啊。

一方面添加BG线、踊跃自我阉割;同时又不舍腐女市场、以错误的方式进行迎合。既高估了自己,又低估了观众。制作再怎么精良,如此开局的《成化十四年》都已注定是一次失败的耽改。

不得不承认,耽美的亚文化属性与长剧的大众属性之间始终存在着矛盾,想要商业化就要不断磨合与妥协。在实际情况中,往往是前者让步于后者。尚未被主流接受的LGBT,以及耽改剧靠大尺度博出位的“黑历史”,都令耽改带有某种挥之不去的原罪感。

在腐女狂嗨的同时,更多圈外观众闻耽改之名便心生抗拒。包括出演耽改剧的艺人,走红之后往往也要大力解绑、淡化这段经历。

耽美IP的去耽美化改编,既是无奈,也是必然。而在这个苛刻的前提下,做耽改就成了一个高难度、高自由度的活儿,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谁在争夺“男男红利”?

《鬓边》、《成化》收视不佳,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同期市场上存在竞品,导致受众分流。

2月21日,泰国腐剧《假偶天成》开播。泰剧简单粗暴、直击爽点的优势在这部剧上得到充分体现。

两位95后主演的高颜值、清新沙雕的校园剧情和真亲真搞基的尺度,令该剧在国内火速蹿红,剧集与CP均在微博超话排行榜上高居前列。该剧仅13集,但采取周更模式,目前刚刚过半,粉丝热情依然高涨。

另一大竞争对手是双男主探案剧《民国奇探》(本文中的“双男主”仅指人物结构,不指番位)。

该剧由爱奇艺、嗨乐影视联合出品,胡一天、张云龙、肖燕主演,2020年3月24日开播,讲述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纨绔公子路垚凭借其超高智商和推理能力,被身手不凡的巡捕房探长乔楚生威逼利诱成为探案顾问,之后二人又携手正义感爆棚的女记者白幼宁组成侦探三人组,坚守正义维护治安的传奇故事。

百度指数显示,比起同期其他悬疑剧如《重生》、《猎心者》,《奇探》的人群画像更近似于《鬓边》和《成化》,女性占比在80%以上。

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主演胡一天、张云龙都是偶像剧起家的艺人,本就女粉众多。另一方面,一文一武、一冷一热两位帅哥的搭配也成为该剧一大亮点,吸引了许多非主演粉丝的女性观众入坑,甚至比BG官配更得人心。

《民国奇探》的逆袭不是偶然,也不是个例。“双男主+强情节”本就是文艺创作中的经典设置。大男主容易杰克苏光环过剩,有个搭档或者宿敌,往往能够让人物更加立体、故事更具张力。

好莱坞的“buddy film”和港片里的“双雄对决”,作为类型的经典模板,在大小银幕上仍保有生命力,甚至在警匪片以外的题材中也能焕发光彩。

2010年,改编自名著《福尔摩斯探案集》的英剧《神探夏洛克》现象级热播,除了“集体穿越”的改编方式以及推理环节精彩的惊艳呈现,从房东到路人都在调侃福华二人关系的基情氛围也令国内观众大开眼界。当时的网友已然不满足于原剧中的友情,而是踊跃进行腐向解读与同人产出。

中国也不是没有双男探案传统,狄大人和元芳、包大人和公孙策,都是传说中的探案好搭档,曾几度被搬上荧幕,在互联网时代也迎来了多元解读。

包括近年的国内网剧,在耽改大行其道之前,热议CP多由悬疑剧贡献。《灵魂摆渡》、《法医秦明》、《河神》甚至《白夜追凶》……无不是双男主搭配干活,铁三角自由组合,CP成为剧集破圈的重要突破口。

能驱动女性市场的,本就不止耽改

如果说看耽美是追求双重颜值与禁忌快感,那么热衷于在强情节内容里挑战官配、自组男男“邪教”的观众又是在嗑什么?二者背后是否存在类似的心理诉求?

首先,随着社会转型加速推进,取代线下交流的互联网的普及,孤独成为每个现代人都要面临的课题。80后90后是被时代选中的独生子女,00后是“互联网原住民”,尽管生长的媒介环境不尽相同,都习惯了在虚拟世界中寻求情感慰藉。

与此同时,传统言情小说与偶像剧中男强女弱的模式,以及男性主创对于女性刻板失真的描写,越来越无法满足女性受众的需要。于是,(理论上)双方关系更加对等的耽美小说、刻画比官配更为细致的同性之间的情谊,适时提供了更多选择。

说得极端一点,很多时候观众并非不知道所嗑的角色在原本设定中是异性恋,也并非不能理解或欣赏亲情友情知己之情。恰恰相反,正是由于这一类关系足够真挚感人、也足够无功利(不要求一方为另一方牺牲智商或者独立人格),才会令向往亲密关系又恐婚恐育的年轻人欲罢不能。与此相伴的腐向解读与产出,并非是对官方设定的否认,更像是网友满足自己参与和互动欲望的方式。

换而言之,许多片方哄抢耽美IP,无非是将其当做一条驱动女性市场的捷径。起码从目前来看,与彩虹事业没有太多关系。但其实只要好好写故事、好好写人物,把格局提升一点、眼界放宽一点,正常向的作品完全能够达到类似的效果,没必要冒着老大风险做耽改。不用勉强,真的。

当然,硬糖君也并不是鼓励大家都去打擦边球。如果只顾卖腐、不顾平衡,官配的刻画不具备足够的说服力,后期容易遭到反噬。去年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就是卖腐前车之鉴,《民国奇探》是否能平稳过渡,还有待观察。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都讲究为用户服务,但硬糖君总觉得创作者还是应该与观众保持距离,各自做好本分。你们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在霸道总裁眼里,不讨好、做自己的女孩子才该死得吸引人呢。

关注“娱乐硬糖”,了解更多娱乐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