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李易峰:初代流量隐身这两年

毒眸 2020-03.19

作者:耿凌波、何润萱

最近,李易峰接了三个新代言,终于结束了长达一年没有新代言的日子。

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查阅李易峰工作室官微“壹峰信”发现,自2018年11月10日,李易峰官宣成为“百度APP超级代言人”之后,便再无新代言的消息,直到2019年年底才重新展露头角:相继接下“六福珠宝”、“竹叶青峨眉高山绿茶”和“BOSS雨果博斯”的代言。

这一系列操作前后只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2020年艺人新增代言情况中,李易峰仅比热门的赵丽颖少了两个。这多少让担心他的人松了一口气。要知道,除了前段时间新代言“消失”,过去两年李易峰自己也正在“变透明”,他上一次在全民范围内引起关注还是2018年。

李易峰拿下三个新代言

那一年,李易峰主演的电影《动物世界》成为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演技第一次成为这位偶像出身的年轻演员的加分项;与此同时,李易峰出道后录制的第一档综艺《这!就是灌篮》也顺利上线,一天之内,同名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13.5亿……

但这段高光时刻之后,他似乎在大众的视线中渐渐隐身了。

2019年,李易峰唯二的大动作只有:4月份签约新经纪公司博众星和、8月份录制第二档篮球综艺《我要打篮球》。虽然谈不上销声匿迹,但也只能称得上不温不火大家慢慢察觉,讨论焦点换了一批又一批人,除非主动关注,否则很难发现这段时间的李易峰不仅换了新发型,还有两部新剧。

摆在大众面前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从曾经“十个热搜李易峰占据八席”的顶级流量到如今被层出不穷的新人甩在身后的“偶像前辈”,李易峰只用了短短一年。这种毫无征兆“变透明”的过程,究竟是李易峰的自我选择,还是他身为流量的宿命?

觉醒之路

事实上,李易峰从未想过主动隐身。

他从小就对自己寄予厚望,自认为不会是一个简单的普通人。在自传《1987了》中他写道,“我认定自己会成为一个‘明星’,一直在等待一个‘不同凡响’的时刻到来”。只是这个时刻何时到来、如何到来,在少年李易峰的头脑里,并没有太多概念,他唯一的底气是一腔无由来的自信。

但好在,李易峰很幸运还在中学的时候,李易峰就被星探发现,走上了‘明星’的预备役——平面模特。虽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也让他意识到了小模特与巨星之间的差距:3000元一个月的收入还是有些微不足道。

2004年,大众文化语言兴起,一种新的电视音乐选秀——《超级女声》,正在通过低门槛、强互动,成为平民表达的出口,李易峰也成为受益者。四年后,他通过《加油!好男儿》正式出道,凭借高颜值拿下“国民校草”称号,吸引了大量90后女粉丝。

《加油!好男儿》中的李易峰

但选秀式的“一夜爆红”并不持久。

马东在接受《十三邀》专访时提到,“综艺只提供一个过程,让里面的人价值观冲突,从而产生内容,它并不承担想象中培养或是选拔的功能”。在开了人生第一场演唱会之后,李易峰陷入了漫长的平淡期:“没有绯闻也没有新闻,就好像在黑漆漆的隧道里摸索前行,不知道要走多久”,他在《1987了》当中写道。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份经历让他看清了一些道理:“‘人气’这种东西很虚,没有作品的支撑,一时之间再高涨的热度也支撑不了多久。”于是在经纪公司规划下,李易峰开始从偶像歌手向多栖艺人转型。

2009年-2011年,他连拍了三部电视剧作品,包括《网球王子》、《幸福一定强》和《幸福最晴天》,在演艺圈崭露头角,与此同时,大银幕处女作《恋爱恐慌症》也登陆院线。但此后两三年,除了在《赏金猎人》中首次尝试古装剧之外,李易峰拍的大部分作品都偏同质化,都市爱情剧并没有让他找到自己的方向

李易峰在《赏金猎人》第一次为角色剃光头

2014年,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此时,距离最后一部大火的仙侠剧《仙剑奇侠传3》播出,已经过去整整四年,四年间,仙侠题材爆款始终缺位,而李易峰主演的《古剑奇谭》弥补了这个缺口,蝉联十周收视冠军。《古剑奇谭》不仅成为李易峰第一部爆款作品,也让他找到了投身影视圈的突破口——年代偶像剧。

李易峰在《古剑奇谭》中饰演百里屠苏

受此启发,李易峰接下了的《活色生香》、《盗墓笔记》和《麻雀》等作品,让他的名气节节攀升,一度占据各种价值评选榜单榜首。2015年度腾讯娱乐白皮书报告显示,李易峰为最具商业价值明星第一名,同时,李易峰入选《第一财经周刊》评选的”中国最具品牌价值明星榜“第一名。

初尝爆红滋味,李易峰一边自是高兴“终于轮到我了”,一边又期待有机会拍一个真正“高水准”的作品。虽然围绕在身边的都是赞美的声音,但他心里很着急。

在自传中,李易峰表露心迹:“希望接触的内容更加多元化一点”。没过多久,《老炮儿》剧组就邀请他与冯小刚演对手戏,导演管虎形容那个时候的李易峰,“他身上有一股劲儿,一股想把戏演好的劲儿。”然而,电影本身并没有给李易峰带来太多加成,反而是喜忧参半

2016年9月,李易峰凭借《老炮儿》击败段奕宏、夏雨、张译等人,拿下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遭到全网嘲。

李易峰拿下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

此时,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流量明星式微,在大众舆论当中难以占据上风。到了2017年年初,编剧宋方金通过“卧底横店”实录一文,曝光年轻演员“滥用替身”“天价片酬”“对口型演戏”等问题,揭开行业乱象一角,流量明星彻底成为众矢之的。

这一年,演员对内容的焦虑无处不在。杨幂在接受采访时就曾抱怨,“不是自己想拍烂戏,而是好戏不找你”,许多迈入而立之年的偶像派明星开始考虑转型。

也是在这个时候,李易峰接触到韩延,两个人合作了《动物世界》,虽然在豆瓣上这部电影评分尚可(7.2分),但却并没取得预想中的商业回馈,意外成了当年票房市场上的遗珠:按照外界流传的3亿成本计算,至少需要10亿票房才有可能回本,但截至下映,《动物世界》的票房只有5.09亿。

《动物世界》

李易峰的转型之路,似乎并没有那么顺畅。粉丝经济如日中天的时候,他作为顶级流量享受市场利好,但如今市场回调,他也开始受到反噬。尽管现在,李易峰的目标更加明确、对作品的质量要求更高,但大众市场却对他失去了信任

李易峰也早早察觉到了风向的改变,《动物世界》上映期间,观众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心境上的变化,见面会上也不惜放低姿态,向曾经对簿公堂的豆瓣平台认怂,甚至自比老鼠屎,“希望豆瓣的朋友们手下留情”。

短暂“水逆”?

在《动物世界》拿下豆瓣7.2分之后,行业内外开始重新审视李易峰,很多声音认为他是同期流量型演员当中,转型比较成功的一位。

有知名媒体曾在文章中评价:“虽然李易峰离真正的实力派尚有距离,但是用‘男演员’三个字来形容这位‘前小鲜肉’,已经不违和了。”而在《动物世界》豆瓣短评区,位列第一的短评点赞数超过1.2万,开头第一句也是:“李易峰终于有了自己的代表作。”

《动物世界》豆瓣短评

可就在外界期待能看到李易峰更多变化时,2019年一整年,他却没什么水花

穿着裁剪不大合体的蓝西装出现在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上,李易峰面对镜头的表情有些局促,这一年他没有新电影上映,《动物世界2》屡屡延期,人们谈论电影时偶尔想到他,还是在《误杀》上映期间,李易峰借帮忙宣传的机会,将短视频中肖央的脸P成自己,与偶像刘德华完成了一次隔空互动。

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上的李易峰

三年前,李易峰在拿下“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时曾放言,“我的目标是影帝”,而今看来,这份野心却似乎有些偃旗息鼓的意味

而从粉丝的角度而言,更让她们失望的是,还是没能等来“浴袍歌手7.0”——这个已经连续多年只在卫视跨年晚会出现的形象,今年没能如期上线。2019年12月31日,替代“浴袍歌手”的是一张李易峰与母亲的合影,“生日快乐少女常在”他在微博写道,没有关于“浴袍歌手”的解释,仿佛一切发生的都非常自然

历年“浴袍歌手”形象

事实上,2019年李易峰并没有闲着。

年初,他与老东家欢瑞世纪合约到期,选择了一家新公司博众星和,微博配文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颇有气魄;4月底,发布了全新迷你专辑《Dream Visit》,仅1日销售额就突破百万;5月,宣布加盟腾讯篮球综艺《我要打篮球》,和林书豪、邓伦、杜锋同为领队;6月,受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邀请,担任全球海洋大使;9月,出席GQ智族十年庆典;10月录制预防校园欺凌公益MV《青春需要温暖》……

但众多活动背后,李易峰本质上并没有大的提升,甚至连声量几近微弱。

在那场万人瞩目的GQ十年庆典上,有60位艺人、380位嘉宾参加,现场的主角是李现、王一博、蔡徐坤、朱一龙等当红鲜肉,梁朝伟、周震南、文琪等也出现在大秀文章中,但恰恰是这篇万字长文却没有初代流量李易峰的任何篇幅。

当天,李易峰也发了一条微博,用的也是那套名利场回眸的照片,但在众多热搜之中,他隐身了,甚至还不如因为主持频频出错的新人Jeffery。“你们这场地太大了,容易迷路。”他在微博里老实说道。

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的,或许与李易峰调整了自己的规划有关他的新经纪公司博众星和成立于官宣前两个月,法定代表人为其现任经纪人张一旭,外界揣测,这或许是李易峰在自立门户。张一旭更为人熟悉的名字是张阿信,作为井柏然的前任经纪人,曾因下场与鹿晗团队撕《盗墓笔记》番位而为众人所知。

另一个被外界所觉察的细节是,随着张一旭成为李易峰的新任经纪人,原本新秀丽的代言也在2018年9月转到了李易峰身上。

加入新公司后,李易峰的创作节奏明显慢了下来。他在采访中表示,“以后会减少戏量,多陪家人,不然人生太无聊了,像个机器人一样”,不仅如此,他也希望花更多的时间拍好作品。好作品,或许正是他离开欢瑞的诱因。

随着年纪增长,李易峰一直在谋求转型。2015年,欢瑞出品电影《怦然心动》,用涉足毫无经验的电影领域,对李易峰进行无声支持。但2016年以后,欢瑞借壳上市,为了冲业绩,更加聚焦本就擅长的古装剧和玄幻剧。而此时,李易峰已通过《老炮儿》初尝转型滋味,双方发展方向明显不一致。因此,随着欢瑞受政策影响,积压剧令自身都难保时,双方的“分手”就显得在情理之中

但不巧的是,李易峰的这次调整却并没有赶上好时候。

2018年底,因税务震荡引发行业寒冬,影视监管力度加强,面向内容的审核政策更加细化,李易峰也因此受到影响。原本计划2019年上线的个人新作品《隐秘而伟大》,被外界猜测因为民国题材较为敏感受到播出限制,迟迟没能与观众见面。

李易峰《隐秘而伟大》剧照

而另一边,资本层面的腾挪转换,也让这部剧的播出之路颇为坎坷。2019年中旬,欢瑞以9717万价格转手《隐秘而伟大》的投资收益权,交易结束后,骋亚影视取代欢瑞,出现在该剧出品方第二位当中。此前,这部由李易峰、金晨主演,沿用2017年爆款网剧《白夜追凶》班底的作品,一度备受关注。

而李易峰的另一部军旅题材电视剧《号手就位》,目前看来,也很难享受到由《战狼2》引发的主旋律影视红利。从配置上来看,剧本身品相尚可,演员层面吸引了肖央、陈星旭、张馨予加盟,而导演团队层面,既有现象剧《人民的名义》总制片兼导演李路,也有军旅题材电视剧《士兵突击》和《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副导演张寒冰。

但是近两年,主旋律题材影视作品扎堆,观察2019年上海电影节期间头部影视公司发布的片单可以发现,主旋律作品占据了70%以上,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档期,《号手就位》很容易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默默无闻。要知道,这是李易峰2019年拍的唯一一部影视作品。

李易峰《号手就位》剧照

而最近播出的李易峰出演的《我在北京等你》也是命途多舛。这部剧早在2016年底就有立项,备案名叫《在纽约》,一年后的9月正式开拍,原定2018年夏季播出。但由于送审失败,该剧剧本大改,从纽约为主题改成以北京为主要故事线。

时至2019年春季,原本该剧补拍完毕可以上档,没有料到贸易战爆发,政策原因再次限制了这部剧的播出。在这部剧几番辗转之后,李易峰也离开了欢瑞,大出品方还剩下芒果影视、和力辰光等。对于不是亲儿子的李易峰,自顾不暇的出品方为了播出只能修修补补,根本顾不上他。

以至于这部剧播出后,李易峰被网友称为“史上最惨男主”,一集45分钟甚至最短时只出现30秒。除此之外,他为了拍这部戏练习的英语口音,也没派上用场,也在播出时被替换成了不贴合口型的配音。

流量宿命

事实上,之所以产生这样、那样的“水逆”,并非李易峰不努力的结果。一个可供佐证的信息是,早在2018年2月,《我在北京等你》杀青时,官方微博账号就第一时间发布感谢信:“5个多月的用心拍摄,800多场重要戏份,感谢你(李易峰)为电视剧所做的一切”。

《我在北京等你》开机照

另外,在这部剧另一位主演李晨浩早些时候的采访中,也提到李易峰做了很多功课。有一次他们两个人在国内开车,李易峰问他,你知道黑人是怎么开车的吗?他们一定要把车窗摇下来,座椅摇到特别后面,音乐开到最大。“他真的很会观察生活,去做一个解构,一个模仿。”

但短期内,这些努力并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在毒眸看来,李易峰的困境是个人转型撞上了时代浪潮的拐点。选秀出身、IP加持,让他作为初代流量有了比一般演员更好的运气:一出道就有《幸福最晴天》、《千金归来》这样挣收视的电视作品,接连摘下2011年国剧盛典最佳新演员奖、2013年国剧盛典最佳演艺偶像奖等。

而在与欢瑞签约之后,李易峰更是运气爆棚,第一部作品就是后来大爆的《古剑奇谭》,这让他成功跻身初代四大流量之列。

流量易逝,机会难寻从《古剑奇谭》到现在,虽然只过了六年,可影视行业的小生们早已换了几轮。从镇魂女孩到陈情女孩,只不过过了短短两年而已。在互联网造星机制愈发称成熟的现在,除了资本是不变的,任何流量都只是变化的“工具人”。

已经33岁的李易峰,在圈里摸爬滚打这些年,或许比外界要更早地懂得了这个道理。曾与他合作拍摄《麻雀》的导演金琛曾透露:“在演员这条路上,峰峰已经入门了,而不是一直在门外徘徊不知道如何前进的人了。接下来怎么走,我觉得得看他个人的修为了。为此,他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有更多时间静下来,比如花一两年时间,把精力砸在一两部他觉得真正好的作品上面。

《麻雀》片场中的李易峰

金琛还提到,自己注意到李易峰已经开始了这个蛰伏状态,在之后在找李易峰拍一部电视剧时,李易峰婉拒道:导演我想做电影,我很想把精力花在拍好一两部电影上。

遗憾的是,个人命运似乎总是不能敌过时代浪潮。就在李易峰有所顿悟时,影视行业却来到了一个低位,就连那些实力派演员也挣扎求生,对他这种谋求转型的老流量来说,命运可能就更加残酷。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有超过1800家影视公司关停,即便连李易峰想要努力跳出的电视行业也在不断收缩:据媒体资料,2015年国内电视和网络视频市场共生产了电视剧773部、其中当年播出电视剧总计262部。而2019年上半年新播国产电视剧仅72部,2020年待播剧集共97部。

这实在算得上一个现代寓言:一个艺人,乘上了流量的东风,在他想要脚踏实地转型时,却遭遇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地震但事实是不进则退,新生流量们正一茬一茬地冒出来:李易峰们除了往前走,别无选择。

他的确这么干了。在成为《动物世界》里的郑开司时,他接受了韩延一连串的考验:先是聊剧本聊到晚上四点,在开拍前又接受了指定影片《有话好好说》、《华尔街之狼》的熏陶。在海南船舱拍摄的时候,虽然所有人闷在景里一起臭了一两个月,但韩延发现李易峰在精神上很享受。

韩延与李易峰在《动物世界》拍摄现场

去年11月,李易峰上了GQ的封面,这是他这两年来为数不多的大刊时刻。他在受访时提到了自己在部队体验生活的一些感触:见到很多年轻人,得知对方20岁那一刻,他情不自禁地说出“太年轻了”。他回想起自己20岁的时刻,“那时候大家都会说,真年轻,什么都有可能,你可以去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情,不用担心什么。”显然,他现在已经过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了。他今年33岁。

但李易峰觉得这不是问题,因为大家都说,男演员的生命从30岁才开始,“我的黄金期还在后面”,他心里这样想。后来这也成为那篇专访的标题,人们就此知道了:他想突破他的流量宿命。

参考资料:

[1]. 《1987了》——李易峰自传,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2017

[2]. 《李易峰:我的黄金期还在后面》:GQ报道,吉利,2019

想了解更多电影资讯和⾏业猛料,扫下⾯⼆维码⽴刻关注“毒眸”公众号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