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寄生虫」删掉的十分钟

毒Sir 2020-03.12

《寄生虫》的火从去年烧到今年。

摘下金棕榈,问鼎小金人。

这把火还在继续。

3月7日,在英国打破《耶稣受难记》保持16年的记录,成为最卖座外语片。

在2月10日,推出黑白版,让这个黑色的故事更添诡异。

而前两天,《寄生虫》又放出了前所未见的——

10条删减片段。

大尺度场面?隐藏剧情线?颠覆性结局?

Sir第一时间看完后,非常满意。

实在……

删得好!

不必遗憾。

这10条删减片段,再次证明了屡获大奖的《寄生虫》,有多么精妙和考究。

删一分则少,增一分则多。

然而一部杰作就是。

连被扔进废纸篓的草稿,都值得仔细观摩。

不可否认。

这些片段都值得打出90分。

但也正是删掉了这些90分,才让《寄生虫》折取了更高的桂冠。

气不气人。

人家丢掉的,都比你留下的好。


01

理发店戏

第一个删减场面,是金家的女儿(朴素淡 饰)接受朴太太面试前,到理发店改造形象。

一家人在议论富家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

妹妹:是都挺好,但为什么毫无缘由名字就叫Jessica了呢?

哥哥:怎么了吗?挺好的啊,Jessica。哎不管怎么样,是挺好的,社长夫人。

爸爸(进门):来一个。(递给其他人烤肠)

哥哥:不管怎么说,(社长夫人)虽然挺年轻的,但头脑很简单出手又阔绰,跟我听说的一样。最重要的,是她很相信人。

妹妹:是有信教吗?

哥哥:那倒不是,不过她相信所有她听说的事情,而且忘得也快。

爸爸:挺好的呢,听起来是个好人。

哥哥:对吧对吧。

妈妈:嗯,好像是挺不错的。

爸爸:有信仰是……好事啊。

听出个所以然来了么?

一通对话,但信息量实在有限,就是交代了妹妹去面试前做的准备,以及重复太太人傻钱多这点。

为什么说重复?

因为早在哥哥进朴家之前,同学就已经和他说过夫人的性格了——

如果说这个片段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打探夫人是否信教这个信息。

众所周知,韩国是亚洲的第三大基督教国家。(仅次于菲律宾和东帝汶,但这是2013年的数据,现在人数可能更多)

但鉴于信仰背景无关后文剧情。

不如删繁就简的好。


02

钟淑面试

第二个删掉的是延娇在赶走管家后,对金家大婶钟淑进行面试,有这么一段对话。

太太:你没有肺结核那病的吧?

大婶:完全没有,我们全家都没有。

(停了下来,钟淑咳了几声)

太太:(看向钟淑)你是感冒了吗?

大婶:没事就是喉咙有点咯痰而已。

这段机位角度与炒掉前管家的镜头一样,可以形成对比。

但加入这段面试是有必要的吗?

好像没有。

太太的面试,已经出现过两次。

一次是对哥哥奇友。

一次是对妹妹奇贞。

爸爸也经历过朴社长的面试。

那么妈妈进入金家的时候,同样也要面试一次吗?

这里,就是导演与观众的心理博弈。

同样的套路用到第三次,就已经不再起效。到爸爸当上司机的时候,大部分观众马上就猜到——

妈妈会替代原来的女管家,整个金家人带人,全部寄生进来。

相当于观众的棋路抢跑了导演。

怎么办,导演只好再反超观众的心理预期,直接跳过面试阶段。

当上一幕,延娇还在准备资料请新的管家;

下一幕,大婶就已经开始在朴家里大行其道,完全不当外人。

这种“突兀”,构成了一种特别的喜感。

从常理上说,哥哥、妹妹、爸爸、妈妈进入朴家的难度是依次降低的,因为打内应的人越来越多。

所以每个人进入的步骤,是应该依次简化的。

形成一种顺水推舟、轻快跳跃的叙事节奏。

这种轻快,显露出穷人一家的洋洋自得。

也让随之而来的当头一棒,更加的惨烈和凶残。

03

多颂见“鬼”

不少朋友都跟Sir说富人家的儿子多颂见“鬼”,吴勤世(朴明勋 饰)走出地下室这段实在有点吓人。

但看了删减片段你会发现,这段的惊吓程度其实是被降低了的。

因为在释出的片段里,勤世的头顶甚至还有一只令人疑惑的手。

(放大仔细看上面的图片)

但要形成恐怖片式的惊吓尖叫并非《寄生虫》的主旨,没有那只手也已经足够吓人了。


04

穷爸爸安葬前女管家

镜头很短,只有背她上楼一个快切。

但在删减片段里,这段反而成为全片最吓人的一幕。

(前方高能)

因为调亮了这段你会发现,在奇泽走出地底的时候,后面竟然还有个模糊的人影。

这个时候,地下室还有谁呢?

只有她的老公勤世。

但这个时候,勤世已经被刺死很久了啊……

见鬼了。

没错,是真的见鬼了。

甚至更让人细思恐极的是——

穷爸爸奇泽在这黑暗的地下室生活时,也一直和亡灵共存,怨念缠身的勤世化作鬼,也不会轻易地放过奇泽。

而奇泽,也继续像蟑螂一样生活下去。

这个片段也许让电影更加黑色幽默——

穷人是不怕鬼的。

因为鬼并不比穷可怕。

但鬼魂的加入,扰乱了电影的类型,观众会产生混乱:为什么又加入超现实情节。

大概是为了避免混淆,鬼就没了。


05

电影结尾

被删掉的电影结尾戏,是没有任何台词的。

只有哥哥奇友抽着烟,一脸茫然地望向镜头。

现有的结尾是,奇友说着“在此之前,请保持健康”后,眼带泪光地望向镜头。

相比之下,Sir觉得还是现有的版本余韵更悠长。

哥哥抽烟,可以说是他接替了死去的妹妹的习惯,继续活着。

但电影的结尾。

只留下哥哥对妹妹的思念这一层明确的意思吗?

显然,更开放、更多义的结局,才更引人深思。


06

奇友上楼梯拿着录取通知书

正片结尾删掉了哥哥拿着录取通知书上楼梯的画面。

上楼梯显然阶级的象征,但一切只是奇友的幻想。


07

披萨店员给番茄酱包

这一段删的是另外一个角度的披萨店员给金家番茄汁的画面。

虽然对于赶走管家的戏份有着重要的提示作用,但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个镜头明示过番茄汁的用处和来源了,所以这段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08

前管家离开大宅

管家炆广被赶出大宅的戏份,删掉了炆广走去摸了摸墙壁的镜头。

电影里只有她往后看了一眼大宅的动作。

Sir觉得,这是所有删减片段里最应该删的一幕。

因为光是回头看的话,效果刚刚好——

第一遍看,以为她是对大宅的不舍;

第二遍看,才意识到她担忧地下室的老公。

如果直接去摸墙根,就太过明显地剧透了地下室有什么秘密。

悬疑和伏笔之间,也失去了平衡。


09

前管家死前的话

这段删得也很有意思。

在现在的版本里,炆广死前只让丈夫记得钟淑的名字。

但在删减片段里,其实并不止这一段台词,而是暴露了两个重要信息。

一是,炆广解释了钟淑(韩语“충숙”)真正的汉字名是什么。

她说钟淑的名字是这么写,虫子的“虫” ,煮熟的“熟”,虫熟。

根据这个说法,金家4口的名字完全对应了电影名。

爸爸奇泽、儿子奇友、女儿奇贞名字都有“奇(기)”字,韩语里“奇”和“寄”的发音完全相同;

而名字里有“奇”的一共三人,韩文数字“三(세)”与“生(생)”的发音也相近。

而妈妈名字“虫熟(충숙)”明显就是对应“虫”。

合在一起,就成了电影名——

除了汉字名,前女管家还透露了自己在冰箱底下藏了50万韩元(约3000元人民币),让老公勤世可以急用。

鉴于勤世最后也要领便当,这50万其实也没对剧情起什么作用,所以也完全可以删掉。


10

做蛋糕插蜡烛戏

删减的最后一段这段看似是NG,情节也无关紧要。

但台词也颇有意思。

对话如下——

太太:他怎么长得那么快啊?Jessica老师,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我现在的感受了。这蜡烛的颜色可真好看啊,多颂对颜色特别敏锐你也知道。

奇贞:噢,我可是很了解。

太太:我从德国买回来可花了不少劲呢。

奇贞:它们可真好看。

这段有趣就在于“德国”。

在此之前,太太一直不断地强调家里的东西都是美国进口的。

他们的豪宅,是日本建筑师留下的。

一家人的生活极其洋化。

后来搬进大宅的外国人就是德国人。

这里又暗喻了一层寄生和入侵关系——

韩国人与外国人。

比如韩国过去曾经有附属国的时期,也沦为过日本的殖民地,包括现在也在美国的影响之下。

就像电影里的金家和朴家一样。

穷人寄生在富人的脚下,搜索富人吃剩残渣碎屑过活;

富人也寄生在整个社会的顶层,吸食他们的劳动成果。

看完这10段删减片段你会发现。

几乎没有任何一条删掉会让人觉得可惜。

从这些片段来看,无论是机位的设置,拍摄动线的选择,台词的精确度,还是对于影片基调的把握,《寄生虫》都是一部经过精雕细琢的电影。

无论你是否觉得过誉,能引发如此高的热度和讨论,作为一部商业电影,毫无疑问是成功的。

正如Sir开头所说,这把火还在继续烧。

电影留下的疑问,奉俊昊没有打算草草了事。

根据最新消息,奉俊昊将和凭借《大空头》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亚当·麦凯合作,在HBO共同打造《寄生虫》限定剧。

而在此前接受《Hollywood Reporter》杂志访问时,奉俊昊就提过:

在你看到的电影片段和每个角色之间,我认为还有很多背景故事发生。我真的很想通过一部五、六个小时的电影自由地探索这些想法,迷你剧是个可以实现这些想法的选择。

比如像是,前女管家被赶走以后,在某个深夜重新回到大宅后她的脸有淤青,丈夫问她,她也没有回答。

这些细节很可能都会在电视剧版得到解答。

除此之外,“绿巨人”马克·鲁法洛和曾与奉俊昊合作过《雪国列车》和《玉子》的蒂尔达·斯文顿也传出将出演剧版《寄生虫》。

虽然剧版还是在初期开发阶段,但光听到这消息,韩国网友就已经开始脑补美版演员了。

不过,相比起剧版,Sir更好奇的反而是——

下一部能像《寄生虫》火遍一整年的电影,到底何时才能出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库布里没有克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