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上线9.1,但劝你别冲着大尺度去看

毒Sir 2020-02.09

有一种电视剧,看一眼就知道有神剧潜质。

质感、深度、隐喻。

一张海报全包了。

《局外人》

The Outsider

看构图。

黑白色调,枯树和沼泽萧条寂静。

左右、上下,极致对称。

唯有一个水中人的倒影,打破平衡。

他是谁?

看片名。

一个不真实的“Outsider”

字母“O”,恰好圈在人影的头上。

是被瞄准?还是主动上吊?

无解。

但可以肯定——

这个“局”将如海报般错综复杂,反转轮回。

千万别忽略海报最后一行字:HBO。

1月开播,IMDb评分9.1,一个月过去,至今仍硬挺在8.9。

曾以黄暴大尺度著称的HBO,又一神剧要到手了。


01


《局外人》由史蒂芬·金小说改编。

开篇就有内味。

毫无底线的尺度+深入骨髓的悬疑气氛齐发——

一场血腥味十足的杀戮。

一个“薛定谔猫”式的罪犯。

男孩惨遭性侵,并被杀害。

第一个镜头,Sir就必须要做高能预警。

3。

2。

1。

疑犯很快锁定——当地学校的棒球教练泰瑞。

不需要大费周章,就可以搜集到人证物证。

犯罪现场,存在大量泰瑞的DNA;

一个路过的大妈,亲眼看到泰瑞当时将小男孩接上自己的车;

当地一个小女孩,亲眼看到泰瑞从小树林中走出来,身上满是血迹;

就连那辆作案车辆,也很快找到了源头——果真是被偷过来的。

因此,当看到泰瑞在大庭广众之下,在自己的球场被警察带走。

似乎,一切都证据确凿?

呵呵。

啪啪打脸。

你有铁证如山,我也有滔滔不在场证明——

案发当天,泰瑞作为教师代表参加地区会议,还被拍了下来,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在车子被盗的当地,泰瑞来回都是坐飞机,并不是开车回的。

那,那台作案车子是怎么回去的?

难不成是汽车自己开自己回去的?

局,已经做好。

等的,就是自以为是的入局之人。


02


许多人说《局外人》节奏慢。

的确。

尽管有大尺度的开篇,它依然不是追求感官刺激与密集反转的普通悬疑剧。

它的悬疑,来自无处不在的迷惑性

你走每一步,如履薄冰。

首先是案件。

漏洞百出——

所有间接证据都指向确凿的凶手;

但缺乏一个直接证据定罪。

正邪,一线之隔。

这样一桩案件,紧接着暴露出各方立场的摇摆。

谁在局外?

起初,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局外。

旁观者清。

相对于疑犯泰瑞,警官拉夫觉得自己是局外人。

罪恶克星,冷静克制。

但一句话就露馅了——

你碰过我儿子吗?

△字幕来源@人人字幕组

他的儿子,多年以前,也死于儿童杀手。

私欲不胫而走。

面对眼前这个“显而易见”的凶手,拉夫的内心恨得像疯狗一样,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看,他入局了。

年轻的检察官,拉夫的好搭档。

同样嫉恶如仇,同样冷静客观。

但他是一盘清水吗?

难说。

他专挑那些稳赢的官司来打,专告那些准入刑的人,好赢得自己的声誉,为自己下一届选举赚取政治筹码。

他,还在局外吗?

更不用说凶手一方。

泰瑞的家人,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孩子在学校遭受无名的欺压,以至于不得不退学。

哪怕去吃饭,都会不被欢迎。

还有更多的。

是风暴眼外的看客。

那些个个争当“局外人”,肆意站在道德高地,对未审判、未定罪的泰瑞谩骂侮辱的路人甲乙丙。

说的话足够难听,喊得口号相当“正义”。

以为他们并不用为此负责。

杀人犯

去死吧,混蛋

恶心,堕落

兜兜转转,你会发现:平时相安无事,一出事,全都成了“局内人”。

谁是清白?谁是邪恶?

这才是《局外人》勾引出最恐怖的迷惑——

犯罪,永远不止表面罪恶。

它对人性最大的考验,是你能否拒绝它把你扯进那顺从你欲望的黑洞。

而你,又是否能及时发现。


03


以上,只能说明《局外人》是一部优秀的悬疑剧。

它让人反思。

但终究是一个社会面对罪恶的正常逻辑。

是什么让Sir认为它能称“神剧”。

还是那个名字:史蒂芬·金

为何它的作品永远是影视改编的首选?

在Sir看——

优秀的文字,能用现实的笔触激发读者坚定的信念。

但史蒂芬·金的文字喜欢造梦

它的天马行空,它的离奇诡异,总能像梦境般给你超脱现实的笃定。

然后再于梦醒的那一刻,把那笃定彻底击碎。

这也是为什么他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如早年的《魔女嘉里》《闪灵》《鬼作秀》,到近期的《高草丛中》《小丑回魂》……

看完,总留下无尽的彷徨。

这一次同样。

面对一宗头疼的罪案,我们以为需要严谨的侦察。

他却引入一种超自然逻辑。

先不要问,《局外人》到底想说什么。

我们换种想法:

《局外人》到底要我们什么。

一类镜头反复出现:

从远处窥探,观众保持安全距离,观看主要人物的行为和台词。

这些镜头要表达什么?

——真正冷静、客观的“旁观”。

正如科学家告诉我们:

宇宙并非所有的物质都能看得见,看得见的物质,只占4%。

其余的是什么?

似乎无法确证。

但并非不存在。

这才是“局外”的未知——

它不是我们以为的旁观者清。

而是,在事件发生的远处,是不是有一个被我们忽略的力量,在操控着这一切?

你也许不信。

男主拉夫一开始也不信。

但当案件的线索越来越多,所有线索却都自相矛盾时。

又不能不接受另一种解释的可能——

这世上,真的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

别笑。

千万别把它归为国产恐怖片的野蛮逻辑。

史蒂芬·金笔下的“虚幻”,是为穷尽所有真实的边界。

于是我们看到,拉夫,一个从来不相信不可解释事物的人,开始探索不可解释的尽头。

几个证据。

一个,泰瑞的女儿经常“做梦”看到的,一个样貌古怪,像他父亲的人。

这个怪人给她留下的口信:

让拉夫停止调查这桩案件,否则,他将惹来杀身之祸。

女孩子的噩梦?

没完。

就连他妻子也做了这样一个“噩梦”:

当天下午,她发现一个总是带着帽子的男人出现在她的工作地点。

悬疑气氛提到嗓子眼。

她走过去,提醒他把帽子摘下来。

叫了一声,不应;叫两声,不应;用手戳戳,还是不应;再戳。

他的头向后倒下。

只是一个打瞌睡的年轻人。

正当你感到可以松一口气,“它”马上来了——

就在妻子在家里困得不行,它显身告诉妻子,让拉夫停止调查。

否则,不仅拉夫会死,连她都会死。

可怕吗?

但你注意,这幽灵早就藏身在剧中。

凶案现场必有“它”的身影——

仿佛一个置身事外,噬咬悲伤的灵魂。

所以,它才是真正的“局外人”,像上帝一样,看着局内人互相争斗,生死轮回吗?

没办法了,拉夫不得不找来“破局人”

一个“不正常”的私人侦探,豪丽·吉布尼。

以不正常对不正常,以非理性对非理性。

是他最后的稻草。

注意看她被委托加入,调查事件的时候,她沿着走下去的楼梯。

一个螺旋不断向下的楼梯。

上面漆黑一片,越往下光越大。

象征在非理性的底层,才有可能出现事实真相的光亮。

豪丽“不正常”在哪里?

其一,记忆力好得令人发指。

没事喜欢坐在家里,看着窗外的车,辨认每一辆车的型号,性能,出厂日期:

宝马3系GT,四缸,318D,产于2013至2015年间;

1966年,雷诺多芬,三厢四门轿车,845CC发动机,1967年停产……

其二,和拉夫见面时,坚持要他们说立陶宛语,尽管他们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这样做。

八岁那年被各种医学专家研究鉴定,最后这些专家只有一个词形容她:

“我TM哪知道(她是个什么鬼)!”

就是这么一个猛人,怪人。

查出更多与泰瑞案一样,“薛定谔猫”式的罪犯——

疑犯犯罪的时候,同一个人被看到在另一个相同的地方,干别的事情。

为什么只有她能看到?

仅仅是因为她“怪”吗。

关键,在她向一个神秘大婶求助时,大婶口中讲出的一个童话故事。

一个所有美国人都曾拿它来吓唬自己的孩子的故事。

在她口中,只有无尽的绝望:

当我们和孩子们讲睡仙的故事时 我们会说

“如果你不乖乖听话 它就会把你抓走吃掉”

但我们应该告诉他们的是

反正你听不听话也无所谓 它想抓谁就抓谁

史蒂芬·金再次露出他老辣的一面。

这只是个童话吗?

显然不。

它是在用黑化童话的方式,敲响警钟:

我们是不是在自以为的“正常路径”走得太久、太远了。

而忘记那些无底的阴沟,就在脚下。

也正如《局外人》真正的隐喻:

如果我们永远满足那可见的4%。

会不会,我们真正看到的,是3%,2%,1%……

最后。

指着那0%,还嘴硬说:

我看见啊。

你看不见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小弟林恩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