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陈思诚和他的唐探宇宙

导演帮 2020-01.23

作者:春光

随着网剧版《唐人街探案》在爱奇艺上的播出,陈思诚的“唐探宇宙”初具规模。

虽然他本人在去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上强调,《唐人街探案3》将是他执导的最后一部“唐探”系列电影。

陈思诚不再执导“唐探”系列,并不代表开发“唐探宇宙”的脚步会停止。网剧版《唐人街探案》即是他的一次试水,他以监制与总编剧的身份参与其中。即便此剧高开低走,让人感到可惜,但依然可以从中看到陈思诚对于打造“唐探宇宙”的野心。

不管观众看过网剧版《唐人街探案》后是否喜欢,其为大年初一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预热的目的达成了,《唐人街探案3》预售创下华语电影最快破亿记录,前者功不可没。

只要《唐人街探案3》可以达到前两部的平均水平,领跑春节档并不是难事。

唐探宇宙的诞生

在拍《唐人街探案》的时候,陈思诚就已经开始酝酿如何打造“唐探”这个IP,只不过当时条件尚未成熟,加之他本人对于如何开发并没有确切的想法。

《唐人街探案》在票房上的成功,使得“唐探”这个IP备受关注,有一家游戏开发商找到了陈思诚,希望共同开发一款游戏,这就给陈思成带来了灵感。

但这时他意识到一个问题,深度开发“唐探” 这个IP的重要前提是要确保其内容的丰富性。陈思诚选择按兵不动,继续丰富“唐探”的内容。

等到了《唐人街探案2》,陈思诚加入了一款探案APP “CRIMASTER”,“唐探宇宙”中的所有侦探可以通过不断破解谜题,来提升自己在“CRIMASTER”中的排名。如果说《唐人街探案》只是关于秦风与唐仁的故事,那么《唐人街探案2》就出现了其他个性鲜明的侦探,比如在电影和网剧都提及的Q,再比如同样在网剧中出现的天才黑客KIKO。

《唐人街探案2》在票房上的大获成功,更加坚定了陈思诚的决心,“唐探宇宙”初见端倪。等到了网剧版《唐人街探案》,陈思诚的这盘棋明显下得更大了。他选择联手爱奇艺,后者全额投资网剧版《唐人街探案》的制作。虽然只有12集,但单集成本相当高昂,网络上流传有1000万之多。

要想打造“唐探宇宙”,单凭陈思诚一人显然是无法完成的任务,为了对“唐探宇宙”进行布局,吸收年轻力量势在必行。

全方位构建“唐探”平台

《唐人街探案》票房逾8亿,《唐人街探案2》票房近34亿,“唐探”宇宙确定其整体的故事风格:推理+喜剧+唐人街。

秦风与唐仁,一庄一谐。一个负责推理,另一个负责搞笑,这样的角色设定充满戏剧张力,

故事为什么一定要在唐人街?这先从秦风与唐仁说起,陈思诚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秦风与唐仁的名字就具备具备中华文化符号,“秦”与“唐”同属中国历史中的重要朝代。另外,唐仁对于风水的熟悉程度,以及在探案中对寻龙尺的运用,同样属于中华文化。

这就可以理解陈思诚对于唐人街的用意,唐人街是一个东西方文化相杂糅的地方。如此设置一来,让内地观众在感受异域风情的同时,更有种民族认同感;二来,可以吸引海外华人观众,以及其他国家的观众,便于作品走出国门,这三要素的结合构成了”唐探”宇宙的基石。

从第一部到第二部再到第三部,“唐探”系列的格局越来越大。如果《唐人街探案2》依然是一个发生在纽约唐人街的“中国”故事(即便反派BOSS是外国人,但破案的依然是秦风与唐仁),《唐人街探案3》就已经涉及到中、日、泰的多国侦探合作。

从主线电影到网剧,陈思诚做了一件跟漫威相同的事情,将故事内部进行串联。此前网剧版《唐人街探案》官微公布过一张唐探宇宙故事线。

从图中可以看到故事的发生顺序,《唐人街探案1》→唐探网剧《玫瑰的名字》→《唐人街探案2》/唐探网剧《曼陀罗之舞》→唐探网剧《幽灵邀请赛》→《唐人街探案3》。

这样以来,“唐探”系列的故事就不是发生在多个平行世界,而是在同一世界内,实现了影剧联动(《一出好戏》也做过,但并不成功)。陈思诚不满足于此,他还将CRIMASTER世界侦探排行榜中其他侦探拍成电影或是网剧,就率先出场的的林默与野田昊二,陈思诚尝试在“唐探宇宙”中注入不同元素,预防这个IP的开发空间就会越来越小。

他希望“唐探宇宙”可以产生更多的可能性,网剧就是一次具有拓宽边界意义的试水。不单单是网剧,他希望“唐探宇宙”如同迪士尼那样,将这个IP游戏化、衍生品化,甚至动画化,因为对于迪士尼而言,电影票房只是它营收的一部分而已。他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尝试,让类型片可以序列化,有延续性,并且具备一定的产业外延属性。

网剧“唐探”,布局的闭环

对于陈思诚来说,如果一个导演只拍一个系列,对于其创造力会产生束缚,所以他果断选择功成身退,以另外一种身份继续开发唐探宇宙。他希望把“唐探”这个平台,可以吸收导演、编剧、摄影师等方方面面的电影人才加入这个系列。

在接触了几十位年轻导演之后,陈思诚最终确定了柯汶利、姚文逸、戴墨、来牧宽这四位导演。

由柯汶利执导第一个故事《曼陀罗之舞》,姚文逸与戴墨执导第二个故事《玫瑰的名字》,来牧宽执导第三个故事《幽灵邀请赛》。

陈思诚非常看重导演驾驭类型片的能力,这也是他选择上述四位导演的重要标准。柯汶利已经证明了自己驾驭类型片的能力,由陈思诚监制,柯汶利执导的《误杀》,目前票房累计已经超过11亿;姚文逸的短片《野摩托》曾经给陈思诚留下过深刻印象;戴墨曾经以演员的身份与陈思诚在《唐人街探案》《远大前程》中有过合作。

为了进一步考核他们,陈思诚把他们四人拉进了网剧版《唐人街探案》的剧组,用他自己的话讲“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通过试才行,不试的话听说是永远说不好他们行不行。

同为“宇宙”,陈思诚很欣赏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提拔新人拍片的模式,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在年轻导演身上发掘闪光点,进而把这些导演的个性融入到商业类型片的共性里。

如果以结果论来看,网剧版《唐人街探案》算作一次比较成功的影剧联动,前两个故事《曼陀罗之舞》和《玫瑰的名字》成功塑造出了林默这个角色,这个童年亲眼目睹母亲被杀,而为了辨认出凶手的气味进而学习化学,后来又加入唐仁侦探所的私家侦探,依靠其灵敏的鼻子与罪恶作斗争;不仅仅是由邱泽饰演的林默,由张钧甯饰演的蛇蝎美女Ivy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而反观《幽灵邀请赛》,其所谓的真人版“吃鸡”可以看出主创想通过这种方式贴近大众文化,但是由于其前期铺垫过长,导致对于野田昊二这个角色的塑造流于表面,并不像林默可以与观众产生共情。

从2015年的《唐人街探案》到2020年的《唐人街探案3》,陈思诚用5年时间搭建属于中国电影的第一个电影宇宙。他对于唐探宇宙的布局策略值得借鉴,唐探IP这一次影剧联动就拓宽了唐探宇宙的边界,为日后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现在的唐探宇宙还处于一种慢慢摸索的起步阶段,电影与网剧的相继推出,只是第一步而已。要想从游戏、衍生品、动画多个维度,对唐探IP进行开发,并非一朝一夕一事,需要陈思诚与其团队的不懈努力。

开发IP一直是国内影视行业的热词,大家对于IP的态度从一窝蜂疯抢,到理性对待,从仅仅为了囤积到思考如何正确孵化、开发、管理IP,或许,“唐探”宇宙会给出一个答案。

-FIN-


关注“导演帮”,获取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