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独家| 唐季礼:给成龙试了快30年动作戏,真不是我好胜

第一导演 2020-01.21

作者:法兰西胶片

在80、90年代香港影坛,能独立撑起一部动作片的,都得有点本事。

而连续撑起3部成龙主演的动作片,为成龙试炼所有动作戏,包括各种死亡跳跃戏,同时从香港一路打入北美电影市场,开辟香港武行20世纪末进军好莱坞的第一渠道,顺道拿下中国大陆早期春节冠军,还置亿万家业于不顾,闷头做回香港动作片,这就不是有点本事了……

这是太TM有本事。

他的名字念起来,不像念成龙、洪金宝、袁和平、甄子丹这些功夫大拿那么响亮。就他所说,“真不是我好胜”,邀功这种事,“能躲就躲”。

所以他才一直被低估,他在动作电影史上的划时代注脚,他对跑酷运动诞生的促进意义,甚至于,今天毕赣和刁亦男的文艺宇宙大爆发,也有他的帮助。

唐季礼。

年轻时的唐季礼

这三个字,好像越来越被他发福的身材所遮掩。

今天第一导演采访唐导,多少带着一点“以正视听”的意思,虽然,他在电影职业生涯上也没被“歪曲”过。

听上去,好像又要为没落的香港武行找安慰了,真不是那个意思。

第一导演就是想说,当代武行,在这些前辈面前,差很多意思。

所以就意思意思,8000字文章,截取一些港影动作史的时间侧面,梳理大家对唐季礼早就遗忘,或者是从未被熟悉过的认知。

当然,都是干货。

来吧,上菜。

01

功夫往事

刘家良是我师伯,姐夫罗烈带我见李小龙

第一导演:说实话我今天才意识到一个事,就是你姐夫罗烈1972年拍的《天下第一拳》,第一部在北美地区拿票房冠军的港片,特别有意思,整整20年后《警察故事3》《红番区》《警察故事4》接连打入北美票房排行榜前十,往北美闯仿佛成了家族习惯。不知道那时候罗烈、刘家良在邵氏对你的影响是什么样?这种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吗?

唐季礼:是。罗烈是我姐夫,他跟我姐姐结婚时我还在香港念书,当时11岁。他还带我见过一次李小龙,亲眼见到李小龙。

右一,唐季礼姐夫罗烈

第一导演:当时李小龙什么样?

唐季礼:非常帅,戴一个太阳眼镜,穿一个背心,非常矫捷地从酒店大堂走过去,他不绕圈,一撑那个栏杆,一翻身就坐在沙发上了。

第一导演:跟他有说话吗?

唐季礼:有说,说了两句话,我是你的粉丝,跟他握个手。我害羞。

第一导演:我前两天又重温了一下你处女作《天使行动3》,我就发现方中信他虽然不是练过的,但全程都在用李小龙的鞭腿。

唐季礼:都是我在教方中信。

《天使行动3》里方中信活生生演成了李小龙

第一导演:那李小龙去世的时候你是一个什么状态,震惊吗?

唐季礼:非常震惊,很不开心,也有哭。难得中国出了一个这样的偶像,就这样走了,好难过。

第一导演:其实见李小龙那时候,他应该是刚拍完《唐山大兄》,罗烈接着拍出了《天下第一拳》对吧?

唐季礼:对的。后来《精武门》的故事其实就是《天下第一拳》的翻版,这个我比较清楚。

我是我姐夫带我入行的,19岁那年,我本来是从加拿大放暑假回香港然后准备再回去上大学的,就在回香港的时候,在邵氏片场见他拍戏,他当导演,刘家良帮他做动作指导。

一代武行刘家良

我到现场探班的时候,他就跟刘家良介绍,这个是我小舅,他也有学功夫。刘家良就问我,你学什么的?我说有学过洪拳、螳螂拳。他问洪拳你会打什么拳啊,我说我会打虎鹤双形拳。他说好,你打给我看。我就在片场100多号人面前打了一套虎鹤双形。

现场都是武林高手啊,结果打完了一看,嗯,不错,谁教你的?我说我同学教我的。刘家良就安排我跟神仙学功夫。神仙原名余袁稳,是刘家良父亲的坐馆,帮他家坐馆教拳的。

左,余袁稳,江湖人称神仙

第一导演:教头。

唐季礼:对,教头。也就是说,黄飞鸿把功夫传给林世荣,林世荣传给刘湛,刘湛传给儿子刘家良跟余袁稳,也就是神仙。辈分上,刘家良是神仙的师兄。我就是神仙唯一一个入室弟子,那刘家良就成了我师伯,所以洪拳的全套正宗拳法我都学过。

然后《疯猴》的男主角小侯(编者注:导演陈德森曾说王宝强的武术特征像当年刘家良的小侯),他教的我翻筋斗,我以前是香港体操队的,有点底子。小侯说你试试入行当,如果想当动作演员必须要从武行做起,成龙洪金宝都是如此。

《疯猴》,小侯VS刘家良

我说好,我就偷偷入行,因为父母不赞成,那时候做武行比较复杂,担心受伤,而且父亲唐焕庭希望我去留学,回来跟他做唱片生意的(编者注:新片《急先锋》里成龙就叫唐焕庭,唐季礼致敬自己父亲)

其实我12岁就在学校打搏击了,拳台上的那种,运动员级别的训练,我一直在学,就是家里不允许我打,有一次可以代表香港去东南亚比赛的,给了一张生死状,要我的家人签字,我当时16,不到18岁,父母肯定不签的,就去不了。

第一导演:真正开始做武行,进入这个体系,是哪一年?

唐季礼:1979年底,足足40周年。

左二,年轻时代的唐季礼,特别喜欢模仿李小龙《猛龙过江》里的蝙蝠肌

02

亡命之徒

成龙所有高难度动作我都先做一遍,但这次差点“害死”大哥

第一导演:咱们从头讲讲,处女作《天使行动3》,当时怎么是联合导演?

唐季礼:因为那时候老板胡珊是要挂导演的,我就作为执行导演。

第一导演:重看《天使行动3》,发现那就是《急先锋》的初版,都是职业特工队,都有两军疯狂对枪,都有战术飞行载具,只是当时制作条件有限,为什么几十年来你一直着迷这个?

唐季礼:其实我从小最喜欢看默片时代的卓别林和基顿,所以我才帮成龙写剧本,帮他做导演。我的电影的故事情节相对比较简单,一看就懂,最精彩的还是动作喜剧这方面。所以这个就是我的风格。

卓别林启蒙唐季礼

为什么我走这条路,因为你想把电影卖到全世界,总得有一个国际语言,动作就是国际语言,可以缓解自己本来很紧张的生活或者工作。

第一导演:就要爽片,其实你第二部《魔域飞龙》也是这样的,没什么太复杂情节,有点像成龙的《龙兄虎弟》开场去非洲冒险的感觉。

唐季礼:对,有土著,更像《飞鹰计划》。

第一导演:《龙兄虎弟》那个太恐怖了,成龙跳树枝差点就完了,他的生涯顶级灾难。

唐季礼:对,那次真的是顶级灾难。

第一导演:好像是正好有个南斯拉夫的一个高级医生在当地,救活了成龙。

唐季礼:对,那个脑科手术医生是当时全世界排第二的,正好做演讲路过成龙下榻的医院。

第一导演:但说实话,当年无论你的身体机能也好还是冲劲也好,感觉也不弱于大哥。我不知道你当时拍戏的精神状态都是什么样,干嘛也和成龙一样玩命啊?

唐季礼:因为我比大哥年轻6岁,他1954年的,我1960年的,是我前辈,他把这个重任交给我,我就会先套动作,套特技,我都会先做一次,试一试安不安全,做不做得到。

第一导演:比如说《红番区》跳楼,你先跳一下试试?还有跳楼前从那个楼的外墙一层一层往上爬,当时你真的也爬过?

唐季礼:对。都做过。

第一导演:应该有一些保护措施?

唐季礼:还好,我们胆子大。

第一导演:还有《警察故事3》跳直升飞机,你确实是自己先去跳一下?

唐季礼:我先跳一下,直升机那次,下面铺了榻榻米,但是6楼,摔下去也够呛的。

第一导演:那肯定很够呛了吧,6楼啊,就铺榻榻米。不是,你真的会这么跳一次吗?

唐季礼:我会的,先试一次给演员看,包括曾江从直升飞机摔到那个火车上,那也是我替的。

第一导演:那其他的武行试一下不就ok了,为啥导演要亲自试?

唐季礼:不,这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在武行里,我跟大哥两个身手算是很好的。不一定是说别的武行做不到,有时候我不敢给他们做,太危险了。真出了事,我怎么跟人家的家人交代。我自己受伤出了事我自己负责,人家出了事,我把人家的儿子试跳跳死了,怎么交代?

第一导演:我印象最深的是《警察故事3》那个给杨紫琼替摩托车飞火车的武行就出事了。

唐季礼:那个是我叫他冲上火车后一直飞出去,我在火车的另一侧下面给他铺好垫了。

他说我试试看能不能停在火车上,我说不行,我太清楚了,你摩托车那个轮胎是橡胶的,车顶是滑的,这个一定停不了的。

结果他没听我的,他尝试停在上面,结果停不住,跟着一扭头直接就飞出我铺的垫,最后整个人就摔到对面的车轨上,整个大腿断了两节。

第一导演:这伤是终生的?

唐季礼:没事,回去一接就好了,断得很“漂亮”,休息了三个月就能走,半年就能跳了。

可是当时去医院探望他的时候,他太太来看他,我进去,他太太从房间出来,我们两个对了一下面,那一下,我看他太太的那个眼神,那种感觉我一辈子都记得。

虽然他要是听我的话,就不会出这个事,可是我能在他太太面前说这句话吗?我不能说。所以最终责任还是我要负责的,那次事对我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所以此后很多很危险的动作,我情愿自己试,不给别人试,我担心他们。毕竟我是练体操的,练跳弹床的,高空感很好。我以前经常从二楼一个空翻就下地了,落地是站着的。

第一导演:从不走楼梯。

唐季礼:我学校里还是田径队的,跳远是6米48,短跑最快11秒2,我矮嘛,跑得很快。

我还是游泳队的,你看我《警察故事4》拍跳冰湖、潜水、水底打鲨鱼。我也会滑雪,在加拿大留过学嘛。

弹跳力强,会翻筋斗,也会打,相对来讲我比较全面,真不是我好胜

第一导演: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导演,你去试这个东西,会对剧组是个怎样的影响?

唐季礼:我的腿断了几次,受伤了缝针,我坐着轮椅我还可以拍。

可是如果我的演员受伤了,成龙如果坐轮椅,那怎么拍?你懂我的意思吧?而且我也不傻,我也不会说没信心去乱来的,跳直升飞机,我没把握的话我也不会做。

第一导演:其实在我个人的心里,“最后一部成龙电影”是《我是谁》,因为再往后,成龙就开始使用威亚保护了,尤其是《特务迷城》,他做前空翻都用了威亚保护。

唐季礼:我们拍《警察故事3&4》那时候还没有用吊威亚,全部都来真的。为什么我们这么笨,是因为我们没办法,不是我们不想安全,是我们也没有这个技术。结果变得更过瘾更刺激了。

第一导演:还有一个事情,就是以往成龙电影大部分最终决战都是两个人对决,很猛地打一通,但你拍的成龙戏ending都不是这个方式,你怎么想的?

唐季礼:从《警察故事3》开始,成龙的ending戏就不在一个封闭空间打拳脚,打来打去。

第一导演:变成一个场景式的对抗。

唐季礼:对。你看《红番区》也不是在单一场景里打,他又滑水又上沙滩又跳上车。

第一导演:《红番区》我能理解,毕竟要打美国本土市场,美国观众最后喜欢看那种重磅的破坏。

唐季礼:没错,成龙的身手特别6,第一代跑酷男演员,鼻祖嘛,可是如果你每一部戏都这样,那观众很容易腻的,两只手两只脚,你能打什么新花样,来去都那几个套路。

所以我就为他想像多一点的发挥,用另类的东西来表现英雄感,如果只是用拳头打服人家,不一定是真英雄。

我就安排他跳楼,是人家逼得你无路可逃,人家脱裤子叫你kiss my ass,这个是最羞辱中国人的,然后成龙把轿车上的天线抽下来打那个人屁股,然后再跳楼,那个是另类的英雄的表现的方式。

你想想,当时是一个中国人抽一个白人的屁股!那时候中国电影还打不进好莱坞的,我们中国还没这么强大,人家还看不起我们的时候,我就敢这样拍了。

老外看了还鼓掌,这个就是我在西方受教育,我懂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就是——正邪不分种族。

第一导演:其实《红番区》里成龙这个角色也是被虐得很惨的,小巷子里被白人流氓拿啤酒瓶砸,好惨。

唐季礼:这个情节也是我写的,如果你去装帅,你把成龙当成007这样拍,美国人不一定接受的。那我就拿一把左轮手枪出来,指着你,你动也不能动。然后拿玻璃瓶把你这个英雄给打趴,老外就信服了。

第一导演:大哥当时对这个情节有什么想法?

唐季礼:他喜欢的。当时啤酒瓶中了他膝盖和肚子,最危险的几个,丢在旁边的,都是我丢的,其他人不敢丢。

第一导演:是真啤酒瓶?不是道具?

唐季礼:有道具,也有真的,假的一打下去没有爆炸力,所以我跟大哥沟通了,丢墙上的那些用真的啤酒瓶。但有一个打向成龙肚子的啤酒瓶也是真的,那个没爆,假的一丢就破了,所以那个我就用真的。

第一导演:大哥这次在《急先锋》差点溺水出事,这个是怎么发生的?

唐季礼:在瀑布的急流拍摄时,大哥在试的时候,摩托艇一拐,水流一冲,在急流的中间他和母其弥雅就倒下去了。

更危险的是,他旁边是一块假的石头,我们用很重的桩插在水底,做一些支撑,大哥这么一下去,很可能就插到身体里,而且还有一个网拦着,他可能就上不来了。

我急得眼泪就出来了。

当时我们三个武行跳下去,还没游就被急流冲走了,还好救生员水平高,把大哥救上来,大哥还在那说“clam down,calm down”,我说,哎,你这么紧张的时候还说英文?大哥说我也不知道啊。

我知道大哥水性很不好,不擅长游泳,坐船他都吐的,这次差点淹死了,上来还笑着说话,太难为他了。

他后来还和我说,当晚他端着茶,坐在那,手都还在发抖,真的可能一不小心就挂了。

03

冠军复盘

《功夫瑜伽》能成是因为大家没期待,而其它片的期待出现落差

第一导演:你后来有没有去复盘《功夫瑜伽》的逆袭,然后把它的经验放到《急先锋》里?

唐季礼:你看我的电影我自己都很少做宣传,因为我相信内容为王。你前面宣传什么都没用,观众自己一看,第一天上映,下午口碑就传遍全国了。《功夫瑜伽》的经验就是,因为当时其它对手宣传很大,观众对他们期待很高……

第一导演:有落差了。

唐季礼:期待很高的时候就有落差,变成了负评有10几万,好评可能就1、2万。因为观众对《功夫瑜伽》没什么大的期待,反而一看完就变成我有10几万条好评,只有1、2万条差评,就形成了逆袭。

当然,最主要我那个电影是老少咸宜,其它电影不是。周星驰那个(《西游:伏妖篇》)小孩看到吓哭,那个妖怪有点惊悚。王宝强那个(《大闹天竺》)有一点成人笑料,小孩看又不合适。我跟成龙拍的永远都是带父母去看也能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第一导演:永远PG-13。

唐季礼:小孩,永远是PG-13。我们的动作很激烈,可不残暴。

故事也简单,这次《急先锋》我们有兄弟情,男女之间的那种朦胧的爱情,战友和他老板之间的感情,还有父子之间的,父女之间的,这些都有。

第一导演:不过《功夫瑜伽》里成龙亡命镜头几乎没有了。

唐季礼:没理由叫一个快70岁的人还要去玩命,这个也不合适。

第一导演:有没有特意地为成龙再找回一些那种以前玩命的东西?

唐季礼:用别的东西来取代,《功夫瑜伽》观众印象最深的就是车里那狮子,坐在他旁边,对吧。

这个就取代了他以前玩命拼命了,观众看得也很乐,破了内地的票房记录。之前《十二生肖》打得这么累,票房还不到《功夫瑜伽》一半。

第一导演:《十二生肖》你当时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唐季礼:选场景,casting,美术,服装,包括那几场打戏,我都帮大哥做了充分的筹备。最后我去拍《精忠岳飞》,黄晓明的那个电视剧,大哥就自己做《十二生肖》导演了。

第一导演:我记得《功夫瑜伽》还想请阿米尔·汗演反派,但他最后没有来。

唐季礼:因为他那个时候在拍《摔爸》,他说我为了这个戏增重了30公斤,我现在来拍你这个就很怪,角色不合适了。

第一导演:说回《急先锋》,开场那个新年游行是当地的传统活动吗,一般这种异地组织拍摄都需要具备哪些前期条件?

唐季礼:伦敦唐人街70万的中外游客庆祝唐人街巡游嘉年华,我们是实景拍摄,也是从来没开放过给剧组。楼学贤那个演员在台上给舞龙点睛的时候,伦敦的市长就坐在上面,唐人街的主席坐在上面。

第一导演:所以你还要跟市政府打好关系?

唐季礼:我们有唐人街的关系,那些主席都是我们的好朋友。

第一导演:现在电影还有一周就上了,你怎么看今年这次春节大战?

唐季礼:我拍戏的时候不会去管我上映的时候对手是谁,我也管不了。

只是我每次都很幸运,《神话》国庆冠军,《十二生肖》同档期冠军,《功夫瑜伽》也是,当年《红番区》也是。

我只想超越我自己,这部戏就比《功夫瑜伽》好看。5000万美金成本,比《功夫瑜伽》投资大,场面大,打斗气势更紧张,我自己本身也拍得比较好,所以对我来讲这部戏是大大超越了《功夫瑜伽》的。

如果你喜欢《功夫瑜伽》,你看这部戏你会有很多想不到的意外,你有很大的惊喜,特别是在动作场面上。

第一导演:《急先锋》其实是一部军事动作片,我很好奇这两年的主旋律军旅片,比如《战狼2》或者林超贤,对你影响大吗?

唐季礼:可他们跟我又不一样。《战狼》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的单一英雄,兰博那种概念。

而我这个是一个团队,而且我又不是全军事题材,林超贤动用军舰,我也用军舰,但我是抵抗恐怖分子袭击,而且我选择的场景都是非常漂亮的,一般那种军事题材的打仗都在破烂旧的地方,在废墟里面,我这个是虚构的故事,就可以尽量在美术那方面加强一点。

开场在伦敦,很漂亮的欧洲城市,人烟稠密的大城市,突然转到一个荒芜的非洲森林。非洲森林我有狮子有土狼出来,在追逐的时候,杨洋和徐若晗两个过夜的时候,留在一个非洲丛林的大树上,看天堂鸟,这种一种很浪漫的男女主角的气氛。

其他导演可能崇尚真实,我更崇尚画面的美感。

第一导演:比如迪拜呢?之前太多大片都拍过了,还有什么可以拍?

唐季礼:他们都没在迪拜袭击过航母,也没有开车冲进迪拜mall。

第一导演:您自己会关注这种国际局势吗?

唐季礼:我都会关注的,我会看国际上的局势,每个国家怎么表态,中国是什么态度,西方国家又是什么态度,美国是什么态度,中东国家是什么态度,怎么去看这件事。

《急先锋》里的军事大场面

第一导演:我发现你和很多香港动作导演不太一样的是,你几乎没有一部导演作品是只讲香港的,基本都是东南亚或者全世界到处跑,这个和你留学加拿大的经历有关系吗?

唐季礼:绝对有关系。我的英语没问题,去很多地方都比较方便,自己拿着包我就走了。

我每次看外景,人都很少的,不会带一大堆人,可能两三个就先去了。看了,了解了,回来我就写本子,我的创作就是这样的。

我很喜欢让我工作像旅游一样,我想去的地方,观众也想看。其实我每部戏都是带着观众去旅游。

你有没有感觉看我的电影赏心悦目,就是带大家去看风景。特别是春节档,都是不出门的人,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能出门,那他看我的电影,看到动作喜剧的同时,他也能环游世界。我的创作灵感是来自于这个的,跟观众分享我自己很喜欢的地方。

其他香港动作片导演喜欢拍的故事可能都是以香港为主,要么是黑帮,要么就是警匪。可是香港的视野还是比较小,无论你打也好枪战也好,跟好莱坞电影比还是小家气一点的。

而且你在香港拍戏封路不给封,开枪也没有许可,爆炸也没有许可,就只能偷偷拍。所以我想讲一个中国故事,英雄故事。我觉得讲中国人的故事,可以放到全世界去。

04

勤于幕后

投毕赣刁亦男的电影从不张扬,培养世界搏击冠军也不出声

第一导演:《急先锋》之后下部戏,想做什么?

唐季礼:《急先锋》会成为系列片,另外我还有夺宝的题材,像《功夫瑜伽》《十二生肖》《神话》这种系列的。另外我还有一部纯爱情片。

第一导演:我还很好奇一件事,你对一部戏控制力这么强,带的团队也不少,为什么没有唐家班的出现?

唐季礼:其实我带了很多人出来,香港的动作指导进入好莱坞的头一批人,全是跟我过去的。

第一导演:是吗?

唐季礼:对啊。元彬啊,元德啊,薛春炜啊,这些都是。

第一导演:我以为他们是元奎带过去的。

唐季礼:他们很多都是跟我合作过,都有帮我做过,包括袁和平,也是当时沃卓斯基兄弟俩找我,我来介绍的。

第一导演:先找的你,然后说能不能帮我们去认识一下袁和平?

唐季礼:对啊。其实对我来讲,我并没有把个人的东西放得很重,你看我每一部戏我也不多出来宣传。我能躲我就躲的。

第一导演:还有这几年你帮助了很多独立文艺片,帮助了很多独立文艺导演,很多,像《黒处有什么》,像毕赣,像最近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因为他们的电影和你的作品差别非常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这件事的?

唐季礼:对我自己来讲,这个是将来的额外带来的,我有电影公司,负责投资,会从导演、监制、制片人变出品人。

这个其实就是我的启蒙老师邵逸夫先生,嘉禾的何冠昌先生,他们都是我曾经的老板,他们做过无数不同类型的电影。

《地球最后的夜晚》

第一导演:嘉禾跟成龙也做过《胭脂扣》《阮玲玉》。

唐季礼:对。我作为一个导演,强项是动作喜剧,可是我也很喜欢爱情片,所以才写《神话》。我也监制很多电视剧,比如《男才女貌》,踢足球的《壮志雄心》,包括运动题材的《出水芙蓉》,徐峥太太小陶虹演的,讲花样游泳。同时,也包括很多文艺导演,毕赣、刁亦男这些,我也投给他们,我想扶持新人。

第一导演:但是你会真的看进去那些独立电影的创作吗?这里的标准是什么呢?

唐季礼:我投资是投人,我觉得这个导演他有这份激情,是一个很用心的人,我就愿意投给他。也许投的时候这个戏有可能要亏钱,不一定能赚钱回来。

第一导演:比如《南方车站》对不对?

唐季礼:对。所以对我来讲我都愿意投,我觉得每个人的成长,包括我个人,这过程中可能也都会有一部戏输钱的。

可是当你接受过一部戏输钱的时候,你会更加谨慎,会成长。赢输很难说,这很难盖棺定论,拍完才知道。

可我不会过问他们的创作,因为我自己当导演也不想别人给我太多意见,将心比己,哈哈。

这也就是我没有唐家班的原因。

我们中国人,锐气藏于胸。不需要什么都放在桌面上。你今天问我很多问题,我也从来不主动说的。

第一导演:最后问个杀伤力的问题,就是有一年发布会的时候,我突然就看到你发福了。是不是已经开始不练功夫了?

唐季礼:我最胖的时候是我生病,会有一点水肿。

第一导演:是什么时候?

唐季礼:就是类固醇那个时候,《功夫瑜伽》的时候吧。《功夫瑜伽》宣传的时候我是最胖的。

第一导演:是因为要服用激素?

唐季礼:对,所以特别胖。现在好一点了,跟以前当然没得比了,以前六块腹肌,现在是六神合体,变成一块,更大块了,哈哈哈。

唐季礼年轻时的颜值也是很能打的

第一导演:还会健身吗?

唐季礼:都有,我有训练我的徒弟。《急先锋》我四个徒弟都有参演,就是杨建平、王延龙、母其弥雅还有周斌。

杨建平是世界搏击冠军。王延龙去年也拿了世界自由搏击冠军,创了8秒KO三届冠军的纪录,我上个礼拜还跟他们训练打搏击比赛。

你看,他们都拿了世界冠军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师父是我。

关注“第一导演”,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