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恭喜,华语渣男又「洗白」一个

毒Sir 2020-01.21

之于演员,最难走的一条路是什么?

偶像转型。

Sir看过太多人倒在这条路上。

杨幂、鹿晗、baby、吴亦凡等顶流。

接连失败。

李易峰、杨洋等后起之秀。

看得出用心,却依然在作品中挣扎。

至今能称得上成功的,寥寥无几。

太难了。

因为它让你必须抛去一切安身立命的习惯、技巧、心态。

你曾拥有的一切,瞬间成为你的负累。

偶像放大自我,演员献身角色;

偶像以流量为荣,演员戏比天大;

偶像要迎合,演员要偏执;

……

所以Sir始终觉得,一直以来许多明星都小看转型的难度,和要付出的代价。

但不是不可能。

今天,在那份人数寥寥,接近“转型成功”的名单里。

Sir必须加上一个人。

邱泽。

2019接连两部高分爆款。

电影《谁先爱上他的》,豆瓣8.6。

网剧《唐人街探案》,他主演的章节打头阵,剧集开播冲上豆瓣8.1。

我们只看到作品。

但深入作品背后,你才看到他自我折磨的血与泪。

眼下的邱泽,正闯着中国娱乐圈偶像,最难一关。

别家的偶像,关键词是转型。

而作为台偶时期起家,负面花边缠身的邱泽。

需要的是翻身。

很显然。

邱泽为“鹿晗们”上了生动一课:白马王子落魄之后该变成什么?

答案,是狗。

01


邱泽进入娱乐圈是被动的。

最大原因,钱。

自幼在单亲家庭长大,父亲身体常年不好,20岁时,恰逢父亲手术急需用钱。

星探一纸合约,成了救命稻草。

在那个《流星花园》式偶像剧浪潮刚刚兴起,靠包装原地造星的年代,邱泽的成名路线没有什么新鲜。

签约、包装、出道。

接着,马不停蹄地演偶像剧、发唱片、拿代言......

就仗着一个本钱——

颜。

大方向已经定好,日系忧郁美男画风,对标日本杰尼斯黄金一代偶像泷泽秀明。

△ 右为泷泽秀明

的确,足够能打。

当时即被誉为“台湾第一美男”。

双眉压眼,唇薄无情,气质感性却又高冷,21世纪初白马王子的诠释典范。

放到任何一段苦情绝恋中,都惹人怜。

以至于后来火起来的贺军翔,因为撞脸,也被台湾媒体称“小邱泽”。

△首部电视剧《雪地里的星星》,邱泽饰演男二号

一张人气偶像脸。

那时的邱泽起于此。

几部台偶接连播出,各个打着“热播旗号”,但离真正的现象级,总隔着不近的距离。

豆瓣评价人数都不是太多,不是铁粉大概率没看过。

邱泽真正火起来,是他第一次转型。

小奶狗化身小狼狗。

说是转型,其实也是台湾偶像剧人马北上捞金的大势所趋。

偶像剧?

严格来说——大型家庭·伦理·爱情·狗血剧《夏家三千金》以及续集《爱情真善美》)。

是的,Sir要提你们的童年阴影了。

最火的那几年,这《三千金》算是赶上了台剧北上的小高峰,5.5的豆瓣评分,薄利多销,主要靠走量。

上下两部,一共80集。

试问,这血。

有多狗?

Sir不希望你摘掉情怀滤镜,不然真的尬到反胃。

一个媲美《西游记后传》,鬼畜式的镜头剪辑之后,你们的阿泽化身霸道总裁惊艳登场。

设计公司新锐,高冷自负人设,被唐嫣饰演的傻白甜软硬兼施撬开了心门......

一张剧照摆在这。

瞬间有内味了。

演技?

内味儿的霸道总裁你还不熟悉吗?

皱眉、瞪眼、who怕who。

纯爱火了演纯爱。

总裁火了演总裁。

邱泽被动地、听话地接二连三,《佳期如梦》《无懈可击》《爱情睡醒了》......

火于偶像剧,也止于偶像剧。

随着台偶的浪潮退去,栓死邱泽的,是一桩桩剪不断理还乱的丑闻花边。

最惨的时候曾接连因为负面传闻解除片约。在公众视野下,各种的罪状指正,也把“渣男”帽子狠狠扣死。

一直被动的邱泽,搁浅。

冤吗?

不聊八卦。

对于演员,包裹在泡沫中扶摇直上,也最容易被雪崩砸入谷底。

这么说也许不恰当——

在聚光灯下,人气圈养的家狗,一旦被抛弃便不再是无处安身。

而是人人喊打。

但现实就如此。

广告、唱片、偶像剧的包装纸拆完之后,一直处于被动的邱泽,除了绯闻八卦,再无可奉。

好像什么都做了

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翻身?

他得狠狠咬住嘴里那根骨头。

02


一向以霸道总裁,优雅型男立身的邱泽,与生活中反差太多。

或许,台湾导演徐誉庭的这段第一印象,更能代表他。

穿一件发亮的缎面夹克,上面是电绣的龙凤,脚上是双夹脚拖鞋,胡子拉碴,不修边幅。

《一条》导演徐誉庭自述

街头、痞气、风流倜傥。

用台湾话说,叫“飘撇”。

首次会晤,导演这么形容邱泽——

“一抹活生生的红色”。

正因这一抹红色,定下了邱泽首部电影的男主地位,也成就了他迄今为止演艺事业的最高峰。

《谁先爱上他的》,阿杰。

油污、胡须、寸头,不过是一场建立在颜值基础上,凸显硬汉气质的“降维打击”。

表象之下的戏剧冲突,才是真的欲语还休。

一个尴尬的身份:

他是“丈夫”的外遇情人,是婚前就已经结识的前男友。

一个难解的问题:

社会规范的公序良俗与炙热切骨的爱,孰轻孰重?

答不上来?

那就让一个更年期泼妇、一个神经沙雕“同志”、一个青春期小叛逆,一笔保险金,逼着三人冤家路窄。

《谁先爱上他的》,是邱泽最好的机会,它足够艰难。

他要挑战最粗糙的形象,呈现最敏感、最脆弱的悲剧神经。

笑中带泪,邱泽身兼重任。

这重任,概括起来就是一道数学题:

“一万年是什么?

来看看邱泽的解题思路。

第一歩,打破锁链。

卸下一身偶像包袱,回归生活本身的粗糙,可不只限于造型。

无知无畏的神态,和肢体呈现的慵懒,都在刻画人物的皮肤:一条吊儿郎当的野狗。

举手投足,都是那句“你瞅啥”

皮相有了,血肉充盈而生。

说好听点,叫娇媚。

说难听点,就是

跟同处一室的爱人儿子套近乎,阿杰还是一副吊儿郎当,毫不在乎礼貌边界。

一个热脸,贴上了小孩的冷屁股。

挑眉、抿嘴、抬肩……

全是刻意的伪装。

一种酸涩的气氛缓慢酝酿。

此刻,他还是“不在乎”。

只不过这次是“不在乎你嫌弃我”。

贱兮兮的背后,不是无聊打发时间,而是真的有话(苦)想说。

骚扰未果,扫兴转身走向窗台,点烟。

眼神,已经预示转折。

玩闹时的失落眼神,慢慢先因悲苦凝结,再因释怀而融化。

那段关于一万年的关键台词,就这么自然流了出来。

一万年就是,当有一个人跟你说

他想当正常人,然后离开了你

从那一天之后的每一天

都是一万年

对爱人的抱怨,对“正常”的控诉,对环境的不甘。

在他平静的讲述中,过往如手中的香烟飘散,又留下除不尽的味道。

最终,思念补全了阿杰的骨头。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电影中最魔幻的一幕:

思念成疾,阿杰抱起故去爱人的吉他撩动琴弦,这时,爱人“现身”了。

帮他端正姿势,叮嘱他要好好生活。

没错,是幻觉。

不光观众知道,阿杰也知道。

此时所有情绪,都凝聚在阿杰那双不舍得掉下眼泪的眼睛里。

从错愕。

到沉醉。

再到回想起过往的委屈。

仔细看,泪水充盈的眼眶几乎没有眨过。

不哭,是为了珍惜此刻的相处。

不眨眼,是怕闭上眼后,眼前的幻觉就会消失不见。

从听命于镜头,到效忠于角色。

邱泽饰演的阿泽,也像是一条狗,大大咧咧无所顾忌,忠诚地守护过往,守护爱情。

一万年真正的答案,在那双眼睛里:

看不见你的每一秒,都是一万年。

03


《谁先爱上他的》是关键一仗,《唐人街探案》就是乘胜追击。

卷福曾定义过侦探的性感:“聪明,是新的性感。”

但在表演层面上,则是一种反向逻辑。

演员,要表现出足够的表演魅力,才能支撑起人设强大的技能设计。

说白点。

只有够“性感”,才配够聪明。

邱泽饰演的林默,说不上多么的令人过目难忘。

却准确,高速,有效地刻下了自己独树一帜的标志。

Sir数了数。

一共只用了18个字。

第一个镜头,人群背后,真佛现身。

双眼盯住猎物一般,紧盯监控录像。

为什么找我?

一出灵异事件,为何需要侦探协助?

此刻的他,关注的是案件的蹊跷,是直觉反应,代表着侦探本能一样的好奇心。

接下来,他露出疲相,左顾右盼。

同样一句台词,有了另一种解读。

为什么找我?

流畅过度,收起暴露出的本能。

以一副不服管教的姿态,开启防御模式。

一放一收之间。

一个放浪侦探的人格初步确立。

两句对白之后,令人信服的推理能力,即时上线。

对于林默一角,最保守的评价:准确。

林默。

默字拆开,黑犬。

特殊技能,是他强大的嗅觉?

其实并不。

真正令人胆寒的能力,是他盯住猎物(真相)咬死不放狠意。

因为你,有罪

将一名侦探,赋予兽性。

标志性动作,吃。

有人说《唐探》是一场邱泽的大型吃播节目。

每集一到关键节点,邱式狼吞虎咽必将上演。

注意看这个小设计。

从锅中盛起来的面条,有几根甩在了碗外,林默直接头手并用,以嘴接住,紧跟着吞了起来。

一碗普通的素面,吃得你口水直流。

下一幕,进食与狩猎同时进行。

眼神专注,动作却不停下。

寓意也很明显。

饥饿,是本能,也是打破困境的天赋。

很多人说,邱泽这两年变化太大,甚至完成了国内偶像艺人最难度过的转型一关。

在Sir眼中。

他只不过是完成了那句我们常挂在嘴边,却又难以做到的一步——

放下包袱。

狗又如何,只要忠诚于角色。

Sir不止一次提到过,偶像剧演员存在着一种通病:只为镜头而演。

要帅,要有型。

在后来的采访中,邱泽常常提到以往的表演习惯,“我以前对于镜头意识过于清楚,表演时很在乎摄影机”。

他绝非孤例。

不光是要时刻保持最佳入镜位置、形象、状态。

也要配合对手,呈现最完美的一面。

关于《谁先爱上他的》,“一万年”的台词,是邱泽最喜欢的一段。

他曾设计了很多悲情至深的版本,却出乎意料地被导演徐誉庭一一否决。

“你就自然地,讲出来就好。”

当时的邱泽并不理解。

总是本能地注意到灯光和镜头、配合对手走位等等,这些东西是一个好电视演员的必须。

可想而知,越是屈服于镜头、美感、设计。

表演,就越会背叛角色本身。

换句话说,常年营造伪精致的偶像,总会本能地背叛“真实”。

这种真实,邱泽在镜头前找了五年。

然后狠狠咬碎了它。

台北电影节宣布最佳男主的时候,邱泽久久没有起身。

输了太久的他,终于赢了一次。

发表获奖感言,一通没头没尾的致谢磕磕绊绊。

直到说出了心里话。

我真的很喜欢表演

因为我觉得,不管再遇到再多的困难

只要机器开始录的那一瞬间

全世界都会变得非常安静

这,是对待一份职业的“真”。

论惨,可能还没有哪个“偶像”能像他一样,面对如此多的负面评价。

从过气偶像剧明星,到台北电影节影帝,并入围金马;从绯闻男主,到实力演员。

翻身仗?

其实不是。

对于此时的邱泽,表演本身,即是救赎。

像狗一样死死咬住信念——

不变,就会变。

正如《唐探》网剧Sir最喜欢的一幕写意场面。

第一个故事《曼陀罗之舞》。

林默站在天台上模仿女死者跳祭祀四面佛的舞蹈,精瘦,轻盈,夕阳如金粉般的抹在这条“黑狗”的脸上。

此刻,后面是未解的悬案。

前面是高楼大厦,跃下,粉身碎骨。

他不怕,胸有成竹,一定能找到答案。

这是林默的淡定自信。

也是邱泽最本质的“转型”——

见过黑暗,才懂得如何享受每一道光的热度和亮度。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破坏之王阿姨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