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姜子牙》揭秘,全网首发!

第一导演 2020-01.14

采访、撰文/空山

有谁不期待《姜子牙》呢?

这部电影的彩蛋,放在了2019内地票房年冠的片尾,1.4亿人次被哪吒威胁,按在电影院里,看完了他姜叔叔的亮相。

倍儿有排面!

这是彩条屋“神话系列”的第二部作品,魄力十足,定档大年初一,大有把国产动画立在票房第一队的趋势。

姜太公能延续哪吒的神话吗?

看下主创阵容,底子很硬。

导演之一程腾,东边,拿过东京动画“特别赏”大奖;西边,拿过美国学生奥斯卡动画短片类作品银奖。在梦工厂做联合导演多年,三维和工业流程,都熟。

程腾

导演之二李炜,担任过《大鱼海棠》的执行导演、《我的师父姜子牙》导演,二维动画领域的大神。

李炜

他俩在《姜子牙》一部电影上,花了四年时间和心血。这是一部100%的国产动画电影,没有用到任何外国团队。

别相信上面两张旧照,现在俩人要么头发稀疏了,要么头发花白了,都熬得不轻。

第一导演(ID:diyidy)仔细盘问一下,《姜子牙》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有何不同。

颠覆了不少认知,获得不少内幕消息,谁能想到,这是部悬疑片呢?

本期阅读小贴士:

1.故事发生在封神之后,这是一部悬疑片;

2.姜子牙是社畜,跟大圣和哪吒不一样;

3.艺术品级别的二维战争场面,九个月打磨;

4.中式三维,努力规避太像美式动画;

5.假如有创作分歧,我来生,你来养;

6.仍在推进《我的师父姜子牙》;

7.哪吒和姜子牙,还可以有别的故事;

8.下一部,《大圣》导演田晓鹏的《深海》;

9.国产动画行业,怎样才算良性发展?


01

故事发生在封神之后,这是一部悬疑片


第一导演:剧本创作经历了什么?

程腾:我们的这个故事的创作模式,可能跟传统编剧不太一样。

前期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做方向性探索,比如姜子牙,我们还考虑过风流倜傥的姜子牙,很low low的姜子牙,各种方向。包括故事是一个怎样的故事,花了大概一年的时间。

第一导演:比如你们曾经很感兴趣的一两个方向是什么呢?

李炜:我这个不算剧透吗?

程腾:那还是不说了,因为有可能后面要实现

第一导演:续集已经有明确的打算了?

李炜:续集可以不说,另外还有个方向,有想过把姜子牙做的跟妖关系更密切。姜子牙是非人非神非妖的,原来是上古神话里的飞熊。

我个人一直比较喜欢有原罪的人,因为发现姜子牙太完美了,所以我想过做一个很有缺陷的英雄。

第一导演:那姜子牙有爱情戏吗?

程腾:完全没有。

第一导演:他好像救了一个小姑娘。

程腾:我可以这么跟你说,我们电影本质上其实是一个悬疑片,小姑娘的身份就是我们本片最大的悬疑点之一。

李炜:还有更大的悬疑点

第一导演:天尊对姜子牙说,我让你杀的不是恶,是善。现在能解释这句话吗?

程腾:还是笼统说吧,整个影片是姜子牙原始信仰的崩溃,然后经历心灵之旅,建立起新的信仰。天尊说的,就是姜子牙的原始信仰。

第一导演:天尊是反面角色吗?海报上他和姜子牙是对立的。

程腾:天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位置,是不是反面角色,可能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第一导演:《封神演义》原著中,有没有哪些点放到《姜子牙》里面的呢?

李炜:最核心的东西,说就剧透了。

程腾:我可以说一个。《姜子牙》在原著基础上主要改编了一样东西,就是让故事发生在封神之后

我当时看《封神演义》的时候,哇,一场大战,商和周,整个中国打起来了,神仙还加入了,就跟特洛伊战争似的。我说那对人界的影响得有多大呀?其实原著没讲。

所以《姜子牙》就讲了这场战争对人界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讲的是战后的世界。

02

姜子牙是社畜,跟大圣和哪吒不一样


第一导演:姜子牙的这个形象是怎么确定的?有人说像张震,有人说像基努·里维斯,有人说像李靖,而且比起印象中的“姜太公”年轻了很多。

李炜:跟易巧(彩条屋总裁)谈的时候,他们就说老头儿这种白发飘飘的形象,比较适合于导师,没有代入感。特别年轻人,需要一个更亲切一点的、有缺点、有故事的人。

因为我那时候还是中年嘛,现在已经快老年了。就无形当中也把很多自己的困惑、危机加进去了,程腾回来以后,就随意画了几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参考,还是心里有一个老头儿。

网友@异太空

程腾:当时刚好是最后画的一张手稿,大家觉得还蛮不错。我们跟之前很多卡通的比起来有一点点写实,确实参考了大量明星,还真没看基努·里维斯。(笑)

我们故事更多把姜子牙的神性和人性拿出来说,人性是吸引我的地方。他不会像大圣、哪吒似的,是一个那么敢爱敢恨的人。

大圣和哪吒其实是少年,有赤子的心。姜子牙是一个成年人,用一个不好的比喻,是“社畜”。他做任何事情,需要瞻前顾后。在迷茫期,咱们学术名词叫“认知失调”。

他每一步都很纠结,但这样的人,他迈出最后那一步成为英雄的时候,我们觉得是很有力的。

03

艺术品级别的二维战争场面,九个月打磨


第一导演:《姜子牙》预告中有二维的部分,感觉观众看到二维的九尾妖狐很兴奋。

程腾:正片肯定比预告要多,用来快速调动起观众的兴趣,夺人眼球,比较华丽。

我们讲的是一个《封神演义》后传的故事,需要铺垫一下,电影里会有一个比较复杂、比较宏大的战争,就是由二维部分呈现。

第一导演:正片中的二维部分,大概花了多久?谁来创作的?

李炜八九个月吧。公司里面有个二维部,人员比较精炼。我跟程腾都设计了一些分镜,包括策划的部分,技术兼管我主控的多一些吧。二维部分还有独立的剪辑导演,就是熬人。

程腾:因为不追求量产,二维团队常驻人口十来人吧。像李炜老师他参加了《大鱼海棠》嘛,包括二维另外两个主要的人物,裴斐和赵涵,也都是《大鱼海棠》之前的负责人,有很多年的工作经验了。

所以他们就是小团队,可以用一种非量产的、打磨艺术品的方式慢慢磨这个东西。

第一导演:二维段落是李炜导演强力呼吁的?

李炜:强力要求保持的,我对场景式电影跟二维段落私货比较多,所以就做,做着做着就做嗨了。二维段落总体来说,是虐了大家一把,包括成本。

后来程腾经常会跟我开玩笑,你这个玩得太开心了,我多痛苦呀,还得统整个片儿。我就是有几段特别贵嘛,但大家都是尊重的。我觉得程腾对视听方面的追求也有很变态的,其实一样的。

第一导演:李炜导演说了自己的私货,程腾导演的私货是什么?

程腾:视听设计。我尽量不剧透地说一下啊,电影的开头,姜子牙拯救苍生,走上了人生巅峰,但他会犯下一个错误,被贬下凡间。

贬到凡间以后,我希望姜子牙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再一次认识到自己拯救的苍生到底是什么。这中间呢,我们会设计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元素,来作为苍生的代表。

这个关键元素包含一些声音设计,就说到这儿吧。(笑)

04

中式三维,努力规避太像美式动画


第一导演:在《姜子牙》的创作过程中,你们对二维和三维有没有新的认识和发现?

李炜:对我来说,二维就是匠人、个人艺术家。但三维工业性就比二维更强,艺术性的东西,需要用很理性的流程去执行出来,要考虑成本、时间。

王昕老师(《姜子牙》联合导演)对技术上比较了解,我们经常交流。有时候我把分镜提出来,(他们说)这段可能成本太高,在二维可以做,三维做不了。因为二维可以自己动手熬出来,三维必须是团队协作

程腾:我觉得《姜子牙》从结果上来讲,不是特别像大家传统想象中的三维动画,我们一直特别规避太像三维了。

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三维动画技术其实是美国人发明的,最终被皮克斯发扬光大。所以推进的话,特别容易显得像美式。因为高精尖的技术、工作方、模型设计方式全都是人家发明的。

就像之前有好多人说二维动画像日式,那是因为二维动画是日本人发扬光大的。

制作《姜子牙》的时候,我们非常努力地让它像一个中国的三维动画。这就需要大量使用二维的思维,落实在三维制作里。

看了正片会比较明显,你会发现我们的一些东西比较像“平面设计”

第一导演:我之前有看《红领巾侠》和《天外有天》,其中有特别快速的打斗,还有变形处理,我觉得是很少见的,不知道在三维的《姜子牙》里面能不能应用,有没有应用?

程腾:能应用,而且用的比那会儿要好得多。

《红领巾侠》

你刚才说的,可以拆分成两个技术环节,一个是剪辑,《红领巾侠》和《天外有天》里边,会使用比较明快的剪辑方式。

或者叫视听语言,听觉和视觉的穿插,能让观众有一种比较爽快的、鲜明的节奏感。

变形呢,更多的是一种摄影方式,比如我们把摄影机的焦距调短,用所谓的广角摄影机,或者贴地板比较近,用一些比较刁钻的角度,让观众瞬间感觉,哇,很有画面冲击力。

因为做短片嘛,讲不了那么复杂的故事,就很重视怎么能在短时间之内夺人眼球。

当然《姜子牙》是一个复杂的故事,有打戏,也有大量的文戏。从我的个人角度来讲,反而给了我更多的空间。

《天外有天》

第一导演:程腾导演说剪辑和摄影,让我想到真人电影,两位在自己的创作喜好和观点上,为什么会选择了动画电影,而不是真人电影?

李炜:从事这个东西太久,它束缚了你,你也对行业有了敬畏心。我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成就感、尊严、归属感。因为时间不够,精力有限,也不会奢望在别的地方有特别多的尝试。再做个三五部,估计也快退休了。

那年轻人,程腾挺喜欢真人电影的,我们希望把真人电影的某些技法用到动画电影里,他们接触的更多一些。

程腾:斯皮尔伯格说过一句话,假如电影是个100分的东西,真人电影是从30分到100分,而动画是从0到100分

炜哥是一个艺术家型的人嘛,假如他搭建了这么一个电影世界,他对里边的一草一木,一个木门、一个石头的磕磕绊绊都要设计好,真人片里很难实现……

李炜你其实也很挑呀。(笑)

程腾:也很挑,也很挑。其实我就觉得一个东西有它适合的媒介。像《姜子牙》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故事,我觉得动画就是比真人片更适合。

我们讲的是三千五百年前,观众不知道那会儿世界长什么样,但他特别知道不长什么样。所以既要充满想象力,但又要很可信。

这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是动画特有的魅力。

05

假如有创作分歧,我来生,你来养


第一导演:你们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有没有过不一致的时候?

李炜:这肯定很多了。

程腾:对,肯定很多。

第一导演:一般都是怎么说服对方的?

程腾:大的方向上还好,因为我们四个导演嘛,然后制片人、编剧谢茜颖、剪辑,还有彩条屋这边的同事,基本上大的决策都要所有人一起做的。

小的地方虽然有分歧,但是我跟炜哥的纠结点不太一样。他那个纠结点呢,我觉得挺好的,我的纠结点他也觉得挺好的。其实唯一就是时间预算有限,怎么去掌控平衡。

李炜:他们都说我比较任性,没办法,其实我妥协的比较多。但程腾更理性一些,他更理解很多人的诉求……

程腾:其实不是。(笑)

李炜:是吗?你也加了点私货(笑),但我也尝试去理解程腾的压力跟他的创作平衡感。

第一导演:你们是互补的,是吗?

李炜:对,我比较极端一些,但又不怎么会表达,到后来,我想怎么样我就画给你看。然后程腾再过来讲,这个我得删,这个可以保留。我说就像生孩子,我来生,你来养,因为我的想法比较跳跃。(笑)

第一导演:《姜子牙》是什么时候全部制作完毕的?

程腾:上个月(12月)月底。

第一导演:什么时候知道要把《姜子牙》放在大年初一上?

李炜:差不多9月吧。

第一导演:听到要去竞争春节档,是什么感受?

程腾:哇,感觉还挺紧张的,但也挺开心的。

因为原本我对中国动画可能有偏见,会以为可能偏低龄、偏合家欢。但当时我一看梗概,觉得这是青少年会喜欢的。

像春节档的话,那它有机会吸引更多原本不看动画的人,可能让他们觉得动画还挺有意思的,后面还愿意继续看。如果真的能做到,那就挺成功的。

06

仍在推进,《我的师父姜子牙》


2014年,李炜带领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推出了《我的师父姜子牙》的预告片,在网上引发了大量关注。

至今在搜索引擎输入该片名,都会自动联想“《我的师父姜子牙》完整版”,可谓国产动画拖更系列中的一员悍将。也有观众以为这部网剧和《姜子牙》是同一部作品。

实际上,《我的师父姜子牙》仍在独立推进,甚至洽谈方中还出了Netflix的名字。

第一导演:《我的师父姜子牙》和电影《姜子牙》有什么联系吗?

李炜:《我的师父姜子牙》当时是传媒大学的一个项目,也是不计成本的。

程腾:那是一个网剧,李炜老师带队做的,网上得到了一定的关注,也吸引了光线彩条屋加入。因为彩条屋以动画电影为主,我们相当于就把姜子牙的元素单摘出来,重新做。

第一导演:那《我的师父姜子牙》还会继续做吗?

李炜:制片人一直在谈,包括跟网飞(Netflix)都在交流,年龄段什么的都在设计,已经有七八个本子在,一直在考虑找什么契机。

另外我要说一下,《姜子牙》二维段落主要是为了感恩欣赏《我的师父姜子牙》的粉丝,不辜负他们四五年期待,而且也是挑战我们自己。

上《我的师父姜子牙》;下电影《姜子牙》

07

哪吒和姜子牙,还可以有别的故事


许多观众开始用“封神宇宙”来描述《哪吒》和《姜子牙》的关系,但其实两部电影为独立成片,同属彩条屋的“神话系列”

彩条屋透露“神话系列”早有规划,但艺术创作需要不断碰撞,无法从萌芽阶段规划得一五一十。

好消息是,在电影外,《哪吒》和《姜子牙》的互动已经安排上了,两部电影包括此前的《大圣归来》都由彩条屋出品,别说封神宇宙,没准西游宇宙也有可能呢?

当问到这个问题时,两位导演如饺子一般,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戳此阅读《哪吒》导演饺子专访)

第一导演:哪吒和姜子牙之后会出现在同一部电影里吗?尤其基于你们这部封神已经结束了,仗都打完了。

程腾:即使仗都打完了,神仙之间还是有很多故事要发展的。(笑)

第一导演:所以你们已经讨论过了?

程腾:因为一开始做的时候,肯定是没有完全想着一个宇宙,当时就是自己家做自己家的嘛。现在首先我们都是彩条屋的,而且国漫挺团结的,也都是小圈子,比方宣发的时候互相帮助。之后应该可能吧,会有一些考虑。

08

下一部,田晓鹏《深海》


最近几年,国产动画已经基本实现了每年都有重磅作品的情况。

导演田晓鹏和《大圣归来》功不可没,但他没有延续这个IP,而是转头创作了《深海》,这是他“一生要做的作品”。

这部电影同样由彩条屋出品,有望2020年上映。

第一导演:两位2019年最喜欢的动画长片是?

李炜:《哪吒》呀,要么就《驯龙高手3》,你呢?

程腾:真的是《哪吒》。你要说2018年,就是《蜘蛛侠:平行宇宙》。

第一导演:在你们所知的范围里,未来几年自己最期待的一部国产动画电影是什么?

程腾:如果就是国产动画,那应该是田晓鹏的《深海》。

李炜:对,我是挺期待,田导的人格魅力也很强。

09

国产动画行业,怎样才算良性发展?


第一导演:游戏行业盈利非常的成熟,一直在吸引动画行业的人才,你们身边有这样的事情吗?

李炜:太多了,太多了。

第一导演:《姜子牙》有出现人才流失的情况。

程腾:不算人才流失吧,我觉得这个行业的人才需要流动,是好事儿。

第一导演:拿三维电影举例,从创作层面来说,最关键的几个岗位是什么?这几个岗位的人才培养大概要多久?

程腾:三维动画像一张画,要把各个元素做好,拼在一起,所以其实没有所谓的最关键的岗位。我个人比较关注分镜。培养时长主要看天赋吧,我见过好多年没培养出来的,也就见过一点就通的。

第一导演:是不是在二维动画里面,某几个岗位会显得格外重要?

李炜:确实,二维最重要是作画监督,什么都管,仅次于导演的作画导演。培养要十几年吧,我们公司那个作画监督就十二年,还是有极度热情的。

作画监督特别熬心力,画面精度要求高,有时候别人画得不行了,你得把它收成整个片子要求的标准,所有责任都在你身上,体力受不了。

第一导演:你觉得怎样的表现,才意味着国产动画电影进入了一个良性的状态,比如说年产量,或一部电影的制作周期,或类型和成本的分布?

程腾:不说具体数据,我希望一个良性的循环是指,国内至少有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模式。

一个是可能是制片人中心制,像好莱坞似的,大制作、完成度比较高的电影。同时还需要有相对来说小成本,但是作者性比较强的小众电影。

两种都可以在市场上存在,并且各自活的很好,可以往后延续的时候,我觉得是最好的状态。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关注“第一导演”,获取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