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黑白文娱专访李现:“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点,能决定你是否幸运”

黑白文娱 2020-01.14

采访:蓝二、王子之

作者:蓝二

编辑:王子之

版式:王威

李现的心态很清醒,也一直在建立自洽。

既然做了演员,要接受的就是市场的综合标准和综合因素。当下环境是否流行你这个类型,你对表演持怎样认知,下了多少功夫,下的功夫对不对,都是评判标准。

“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点能够决定你是否幸运。”

李现说。

我们相当怀疑《万箭穿心》《河神》《亲爱的,热爱的》的受众能有多少重叠。

当他在上个夏天爆火之后,最直接被用来包裹他、解读他、定义他的,就是“幸运”。

但这背后相互影响着的每一步却易被忽略。

在七八年前,《万箭穿心》这部现实意义深重的影片曾一时成为现象级,屡获大奖。

这是李现的第一部作品,饰演女主角颜丙燕片中的儿子“马小宝”。

在豆瓣上该片早年的评论中,处处都有网友对这个“小白眼狼”的义愤——这种骂声恰应算是对于这个青涩演员潜质的最早肯定。

《万箭穿心》成了李现的第一块“敲门砖”,让后来《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河神》看到了他,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抵达之谜》,也是因由那部片子接触到了他。《河神》则毋庸置疑是第二块,为他带来了之后《恋曲1980》《剑王朝》的机会。《亲爱的,热爱的》的机会,就最终建立在所有这些过往之上。

这过程也有八年。

李现的心态很清醒,也一直在建立自洽。

既然做了演员,要接受的就是市场的综合标准和综合因素。当下环境是否流行你这个类型,你对表演持怎样认知,下了多少功夫,下的功夫对不对,都是评判标准。

“自我认知觉得自己就应该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但其实并不能融合到大环境中,然后每天都在孤芳自赏觉得自己不幸运,我觉得这样是不应该的。”

在他自己那些还未融合的时间点里,他做了什么?

读书,让自己对世界的观察和理解能更精准和深刻。

观摩,由电影学习浓缩的精华式的演绎,由电视剧学习生活化的表演技巧,接触北京大街小巷的人来记录各种真实的生活状态。

健身,朝向他理想中韩国忠武路电影演员的硬气状态。

每天循环。

也许在当时阶段这些只是一种不想耗费时光的自控体现,却在更长的时间里不动声色地将他带到一条自我特质的塑造之路上。

图片来源:李现《入戏》采访视频

李现信奉的道理很朴素,“拍好每一部作品和每一个角色,他们都会影响你后面每一件事情发展的方向”。

毕业后闲置迷茫了几年,当终于有回归正轨的机会,出演《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时,他连续几个月专门赤裸着上身去踢足球,让自己晒得黝黑,将自己白净的形象塑造成一个糙汉。

拍《河神》时,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水下拍摄,每一次吸气下水大概拍摄30秒到1分钟,呈现在画面里大概是两三秒,而片中那些大量的水下画面就是由许多个两三秒拼接而成,于是李现和摄影师一次一次下水,拍出来一个一个拼接镜头。许多人都知道为了这段经历,李现事先也做了大量的准备。

到了《剑王朝》,大量武打戏自己上阵,有时候接连几天吊威亚,受过不少伤。为了把握丁宁这个人物的多重性格层次和负重前行的生命目标,还专门请指导老师进组帮助,时时梳理表演状态。

指导老师、演员卢野曾经描述过李现开镜拍摄的第一场戏,马匹失控,人仰车翻,李现自己戏谑说,没受伤,第一时间保护住了脸。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古装人物,如何精准寻找到角色的主要性格和人物主目标,这是他和卢野探讨得最多的部分。他们达成的共识是,不刻意地去演沉重,也不刻意地去演复杂性,只去找“人前”和“人后”的状态变化,在主性格上伺机调整。

这些都是他自己的每一步。

李现会受到“爆火”的影响吗?

《亲爱的,热爱的》上线前,李现刚开始与电影《古董局中局》导演和制片人接触,沟通过程中剧集大火,他的微博涨了一千多万粉丝,李现照旧与项目方正常推进,正常配合,连片酬也没有涨过。

“你要清楚自己的诉求,不要轻易让流量或数据绑住你”——现阶段的李现,很清醒地在自己的能力提升,与挑战突破之间寻求动态的平衡。

他接戏,是在减法中求突破——一年只拍两个作品,最多三个作品。

“我非常清楚自己有做不到的角色类型,很多类型我都不会接,但是我又不会接重复的角色类型,所以我其实是在自己减少自己的可选择性。”

李现很愿意去尝试一些新的挑战,但他不会完全跳脱出舒适圈去到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圈子接项目,“这样对于项目,对于自己和团队,都不负责”。

“在自己舒适圈的最边缘去不断尝试和徘徊,尽量拓宽自己的舒适圈。”

这是他目前给自己设下的一条路径。

这个边缘的界限,依赖于李现自身对于角色故事的体验程度和驾驭程度的提升。可以看出,前期更多侧重于项目类型的变换,而越往近期,表演区隔度,角色的心理深度与感情激烈度,则成了他更试图去探索的方向。

比如今年李现会有至少《抵达之谜》《恋曲1980》《春江花月夜》《古董局中局》四部重要电影上映。其中前两部偏文艺向的影片,《抵达之谜》已是李现在2015年拍摄的影片,虽然表现力青涩,却试图抵达一些更有烈度的情感;而与春夏合作的《恋曲1980》则在人物的心理层次上会有更高的要求。

到了《春江花月夜》中,李现干脆不演“纯”的人了,演一只狐狸,琢磨的是“一个动物的行为,它吃东西应该是什么状态,喜悦是什么状态,撕心裂肺又应该是什么状态”。

演员李现看向的目标是什么?

河正宇,瑞恩·高斯林,杰克·吉伦哈尔,汤姆·哈迪。

没错,大众都喜欢这几个男演员,而李现对他们有自己的另外一层认知。

“我觉得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传递’男性魅力’,在讲故事的同时,他们也在通过角色传递自己对生活、对人性、对于担当与责任的真实认知,这是非常厉害的,我也想成为他们这样的男演员。”

以下为黑白文娱专访李现的部分精选实录

黑白文娱:每个演员在面对新项目,面对不同团队和导演的磨合,都会有一个忐忑期,你有没有一个压力比较大的时期?

李现:其实我一直是在自己舒适圈的最边缘去尝试和徘徊,所以每次新角色出现时,都是对我表演认知的新的挑战。当接触一个跟你生活完全没有关系的角色时,你会发现,他的整个生活圈子、习惯、模式都需要去重新学习和感受,这是一种不一样的表演体验。

比如《剑王朝》,是我第一次古装和武侠类型戏的尝试,而且有大量需要吊威亚的武打戏,有时候翻完威亚还得在落地时接一套花招,不只是观众看到的翻威亚那么简单,这些是我之前没有接触过的,所以在为丁宁这个角色做准备的时候其实比较担心自己的呈现。但在导演、表演老师和很多前辈的指导下,我觉得最后达到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状态。

黑白文娱:在角色塑造上,你通常最关注的是什么方面?

李现:我觉得真情实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好比我们经常用颜色来形容人,每个人不光有红色的激情火焰,也有蓝色的忧郁,还有暴躁的随意发脾气的时候,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尤其是剧,演员更应该从三四十集的维度去呈现一个人的变化,在这个变化过程中,人物是有成功和失败的不同阶段,在每个阶段,角色要呈现出来的情绪是不一样的,演员只有把角色的喜怒哀乐完整地呈现出来,观众才会去相信你塑造的角色。

如果你只是把自己积极正能量的一面传递出来,观众会觉得太顺了,这种“太顺”会像每天都在吃甜点一样,有些“齁”,那其实我觉得偶尔喝一杯苦咖啡不是一件坏事,会让你觉得非常的平衡,我又是一个天秤座,我特别喜欢平衡这个词,我觉得所有的东西一旦平衡了之后才会真实。

黑白文娱:说到真实性,去年你在《中国机长》里客串的角色,是很具真实基础的,你在演绎时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现:在前期组里会给我很多视频和音频资料,告诉我当时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其实这是一个非常纪实的作品,我们更重要的是还原当时的情况。

我当时觉得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情绪饱满和紧张的,导演就告诉我说,其实你这个职位的人是完全不能紧张的,对方机长和你沟通的整个过程,能感受到你的就只有声音,所以你的声音上不能有太多的塑造和情绪,你就得特别平静地告诉对方信息或者接纳对方的消息,传递给对方的所有情绪都需要是平稳的,这样你才能让对方更加放心你,才能更加平稳地去面对事件,如果你是一个情绪非常波动的人,会非常影响正在面对灾害的机长的状态。

我觉得导演说得特别对,所以在整个塑造的过程中,都是以相对冷静的状态去和机长沟通,这也是当时事件发生时的真实情况。所以我觉得有时候去塑造这样一个角色,也能够拓宽自己对其他职业的认知。

黑白文娱:《剑王朝》与李一桐合作,《亲爱的,热爱的》与杨紫合作,配合上会有什么不同感受吗?

李现:首先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我在拍《恋曲1980》的时候,整个团队给了我非常好的一个经验,就是你不要去左右其他演员的表演,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因为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认知,你不要把自己的理解架在别人的表演之上,这是非常不尊重表演的。所以我跟杨紫和李一桐合作,在表演上我觉得没有差别。不过她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女演员。

杨紫可能是因为我和她更熟一点,所以大家在现场就是边玩边闹边拍,而且《亲爱的,热爱的》又是这样一个类型的甜剧,大家看着就会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拍的感觉很真实很生活。和李一桐一开始我们是不认识的,在拍摄的时候越来越熟悉,配合得越来越好。但创作氛围其实完全是因为剧情不一样,《剑王朝》当你负着血海深仇,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去复仇,然后李一桐“小姨”这个角色她一直在照顾的孩子其实是自己曾经心爱的人,这种情绪的变化的差距,与佟年和韩商言是完全不一样的情感传递。

黑白文娱:很多演员都表示想追求多元化的尝试,你怎么看自己的选择?

李现:首先我非常清楚自己有做不到的角色类型,这其实是在很多找到我的剧本里,我都会和团队去沟通的问题,很多类型我都不会接,但是呢,我又是一个不会重复接角色类型的演员,所以我其实是在把自己的这种可选择性尽可能减少。

我很愿意去尝试一些新的挑战,但是,我又不会是一个完全跳脱出舒适圈进入另外一个圈子去接项目的人,我觉得,如果那样的话就对自己和整个团队不负责任,因为你完全不知道你在那个圈子里会做成什么样子。我会选择尽量拓宽自己的舒适圈。

我一年就拍两个作品,最多三个作品,其实还是挺精挑细选的。

黑白文娱:你欣赏演员河正宇和瑞恩·高斯林,最喜欢他们的哪些表演?

李现:他们基本上是我最喜欢的两位演员了。河正宇从《黄海》《追击者》《恐怖直播》这几个作品的时候,我对他就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我觉得这个演员对于角色的把控非常细腻,他演的都是一些非常卑微、非常可怜和草根的角色,但是他对这些角色的把控和塑造非常准确,甚至像《恐怖直播》这种在一个场景里面两个小时的故事,其实拍摄是要拍很多天的,但他完整地把控前后场和戏与戏之间的情感的连续性,我觉得太厉害了,而且这部戏里有很多场景是假的,是用绿布后期制作的,但他得真实感受所有的情感和情绪,就比如接到恐怖电话等一系列东西后人的真实反应应该是什么,我觉得他的呈现太厉害了,是一个非常有想法的演员。

高斯林,我是被他的个人魅力所吸引,不得不说像《松林外》《落日车神》这样的片子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演员。

另外其实我觉得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点,叫做传递“男性魅力”,包括杰克·吉伦哈尔、汤姆·哈迪也是,他们在角色里面通过自己对人性的认知,在讲故事的同时,也在传递自己对生活、对人、对于担当与责任的认知,这是非常厉害的,我也想成为他们这样的男演员。

黑白文娱:你怎么看待演员突然的幸运呢?

李现:我其实不太理解“幸运”这两个字应该如何来评判,谁是幸运的,谁不是幸运的。比如是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爆火的叫做幸运?还是拍到三四十岁因为一部作品进入到观众的视野里算是幸运?还是到了五六十岁,终于有一部作品可以让自己拿一个大奖的算是幸运?我觉得幸运没有一个标准的定义,只有坚持脚踏实地地做好自己认知的工作,会让幸运更靠近你。

就比如说我也会想为什么我在拍完《万箭穿心》后,直到遇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中间有这么多年没有得到机会,这种时候李现是幸运的吗?再比如说《河神》在豆瓣上有这么高的分数,它为什么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传播,或者说是大家所谓的“流量”的传播,那这个算幸运吗?所以很多东西没有办法以“幸运”来评判。

但是为什么我觉得做好每一步是没有错的呢?是因为《万箭穿心》的谢飞老师把我推荐给了《抵达之谜》的宋文老师,“你可以试一试李现这个演员”。《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导演是因为看了《万箭穿心》后记得有这么一个小孩所以来找到我。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作品作为铺垫,所以我才能接到后面一部又一部的作品。因为有了《河神》,才有了梅峰老师对我的印象,然后来找我谈《恋曲1980》,因为拍了《河神》《剑王朝》,所以剧酷这边觉得李现是一个不错的、靠谱的、能够承担起韩商言的演员,然后才有了后续。所以我觉得每一步都是互相影响的,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点能够决定你幸运不幸运,我觉得还是应该是去踏踏实实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去拍好每一部作品和每一个角色,他们都会影响你后面每一件事情发展的方向。

黑白文娱:那么现在状态的变化对你后续选择项目上会有什么影响吗?

李现:其实像电影《古董局中局》是在《亲爱的,热爱的》播出之前,我和导演及制片人见面的,《亲爱的,热爱的》播出之后增加了1000多万的粉丝,大家口中所谓的“李现红了”、“李现是幸运儿”这一系列的东西,我该怎么去谈《古董局中局》就怎么去谈,甚至连片酬都没有增加,当时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然后拍完了整个项目。

那你说有被这些东西影响吗?其实我觉得影响不大,因为你要想清楚自己做这一行的初衷是什么,或者说诉求是什么,你未来想成为什么样子的人。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作品的人,那其实你当下的红不红,或者流量对你影响大不大,你自己心里是已经清楚的,所以这个东西是我们要分析的,而不是数据对你的影响使得你谨慎不谨慎,或者心态会不会变。

THE END


关注“黑白文娱”,获取更多影视资讯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