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入戏】专访杨贵媚:每个老人都该找到自己的“图腾”

导演帮 2020-01.12

作者:老九

【入戏】演员请就位

在理发店内,秀妹闭上双眼,《蕃薯浇米》的故事也随之结束。是死亡、是重生,还只是和生活短暂的和解,《蕃薯浇米》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内地首部全闽南方言对白的电影,以一种淡漠如水又惊涛骇浪的方式结束,正如片名《蕃薯浇米》、正如整部电影、正如秀妹与青娥的人生。

如何面对死亡、面对衰老,似乎是电影的主要议题,但在叙事中,老人和时代的割裂、黄昏恋、家暴、宗教等等问题,作品也有所涉及。真实的生活,或许才是《蕃薯浇米》所想展现与讨论的核心。

而在这其中,影片中青娥的角色无常又真实的可怕,不但从生到死毫无预兆,甚至在一生追寻的种菜事业上,她也遇到了迈不过的坎。

在《蕃薯浇米》的北京首映礼上,我们见到了饰演青娥的杨贵媚老师,作为土生土长的闽南人,对于电影本身,电影所要展现的讨论以及自己的角色,杨贵媚老师都说出了自己的理解。而这对于我们体会目前正在全国热映的《蕃薯浇米》、体会电影所要展现的议题都大有裨益。

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

《蕃薯浇米》的导演叶谦表示,影片之所以取名为《蕃薯浇米》,是因为蕃薯浇米其实是泉州惠安闽南语“地瓜粥”的音译。从字面上看,有水就有草有米。人们总期望在生活中探寻各种意义,而生活本身的意义其实就如蕃薯浇米般朴素简单平淡。因此“不悲不喜”反而才是体验生活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过,虽然在平凡中“不悲不喜”是表达,但这份淡然也需要勇气。因此,坚强是杨贵媚老师对青娥这个角色的理解。

“因为孩子离家很远,丈夫又长期家暴,所以青娥在家里感受不到温暖,她的情感或许早就出走了。不过她会打腰鼓,我认为她是在用音乐来洗涤自己,发泄或释放自己的负能量。

青娥打鼓穿的衣服

打腰鼓可以释放青娥的压力,但若想给生活以微笑,青娥还需要一个“出口”。对于生活在田间地头的青娥而言,种菜成为了她长期输出的情感的重要方式。

“没有人让她爱,所以菜成了她的‘爱人’。但没想到她的菜也被嫌弃。所以她就冒险去偷菜,她想要研究我哪里不如人,我的爱人哪里不如人?这种信命却不认命的冒险精神,应该是青娥这个人物能量密度的输出点。

其实在电影中,除了青娥的菜,每个老人都有自己追求的“图腾”。在面对生活的困境与身体的衰老时,“图腾”也成为了生存信念的源泉。对于青娥的好闺蜜秀妹而言。在青娥死后打好祭神的腰鼓,是她追求自我觉醒的方式、而班铁翔饰演的老木匠,则将所爱的秀妹当成了生活的全部。

虽然在过程中,秀妹被老迈的身体与迟钝的反应困扰,老木匠的黄昏恋也无法得到世俗的理解,但《蕃薯浇米》所展示的,无疑是与生活对抗的勇气。

正如杨贵媚老师所说:“平淡的生活是福气,但人生中每个阶段碰到的任何事都要正面面对,你逃避不了。

与生活中的困境一样无法逃避的还有死亡。作为剧情的重要转折点,青娥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离世,也继续挖掘了电影的讨论深度。

在杨贵媚老师的理解中,青娥无常的死亡作为自然法则,既然无力改变,那也只有积极的面对。尤其是对于老人而言,心态年轻、身体精进,其实年龄只是一个符号。

不过,如果担忧代替了生活的享乐,那死亡才是真正的痛苦。

闽南特色值得一看

谈到第一次执导电影的叶谦时,“清晰”“谦虚”是杨贵媚对他的第一印象。虽然在经验上可能稍逊一筹,但杨贵媚老师还是认为青年导演其实没什么好惧怕的,并且作为前辈而言,对年轻人进行传承也是应尽的责任。

而作品之所以成型,则是因为在参与青葱计划时,得到众位行业前辈的指导。因此,在导演对内容清晰的认知以及和监制李少红、两位影后的合作中,《蕃薯浇米》展现出了超出预期的成熟。

首先是在电影美学上。

作为知名设计师转型的导演,其实叶谦的美学修养是他的优势,但如何结合镜头与故事,是导演需要面对的难题。

呈现在作品中,无论是杨贵媚、归亚蕾佩戴的女式头巾、身穿的闽南特色服装还是对赶海晒盐、踩水车、打腰鼓、祭妈祖等具有闽南传统文化风格镜头的刻画,都在结合叙事之外,实现了叶谦导演想要展现闽南文化的初衷。

其次是在揭露老人和时代的割裂上。

作为电影重点讨论的议题,如何将老人和时代的割裂剥开了展示到观众面前,也是叶谦的挑战。在此,美术功底失去了作用,只有扎实的剧本,才能引发观众的共情。

叶谦采取的方法是通过故事与细节展示割裂的力量。

在归亚蕾的剧情中,无论是讲述她和女婿、孙子、腰鼓队交流的困难,还是其解决皮肤病等问题的方法,都将老人的无力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在处理青娥的脉络时,叶谦则是重点在她的菜上做文章。被青娥视作爱人的菜,竟在市场上被人评价不如年轻人种的好吃。信仰被“玷污”的她甚至放下道德和法律的观念,去年轻人的菜棚偷菜做比较。

最终青娥不但被监控拍下,尊严收到了侮辱,她想证明自己菜并不差的想法,也因为二者明显的差距而败下阵来。

通过诸如此类的对比描写,秀妹和青娥的人物塑造立体了起来。同时,时代对二人的抛弃,以及二人寻找认同的过程,对于影片的立意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结语

和杨贵媚老师聊到最后,她惊喜于电影能这么快的登上院线:“《蕃薯浇米》会在内地上映,我一点都没有想象到。过去闽南话的电影来到内地一定要配普通话,哪怕一点点闽南话都不行。所以我觉得内地的电影艺术越来越宽广、越来越包容,其实这是一件好事。

诚然,作为院线上映的首部全闽南方言电影,《蕃薯浇米》弥补了院线电影的空缺。这些具有不同地域特色的文化与风貌,终于开始走进内地观众的视野。

同时,在电影关注的家暴、独居老人以及电影之外的新导演创作上,杨贵媚老师也表示观众应该看到《蕃薯浇米》的现实意义。目前,捐助养老院、关怀被家暴妇女、资助短片的拍摄,已经是她在做的工作。

将生活与对生活的感悟带到作品中,是杨贵媚老师之所以能将青娥完美诠释的原因。而关注现实,关注到闽南老人的初衷,也无疑是《蕃薯浇米》能够在写实中传递价值的关键。

-FIN-


关注“导演帮”,获取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