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差0.5就满分的神作,凭什么成为影史经典?

电影杂志 2020-01.09

作者:我是影小妹

经典电影重映,一直是电影发烧友们的福音。

年前《海上钢琴师》首次登陆内地大银幕,

终于在22年后,这部经典也来了——

《美丽人生》

La vita è bella

《美丽人生》豆瓣9.5分,在豆瓣收录的所有片子里排名第六

而排在它前面的,分别是《肖申克的救赎》《霸王别姬》《阿甘正传》《这个杀手不太冷》《泰坦尼克号》

无一例外,都是90年代的片子。

在那个娱乐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人们对电影的了解和喜爱就是从这些经典开始。

《美丽人生》是一部意大利片子,曾斩获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佳男主角等多项大奖。

在1999年,他的名字在业内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罗伯托·贝尼尼。

贝尼尼作为意大利的国宝级导演,在45岁时自编自导自演了《美丽人生》。

一个在此之前总是演倒霉蛋让观众发笑的男人,却在这部电影里为全世界带去了一个成人童话的纯真和温暖。

贝尼尼饰演的圭多是一个总是将笑容挂在嘴角的男人,开心他笑,不开心他也会笑。

仿佛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忧虑过一样。

某天他邂逅了一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人多拉,并在命运的感召下与多拉多次相遇,终于在一番苦苦追寻之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喜剧一样的开端,让电影在前半部分充满了欢声笑语。

你可以说圭多是个冒失鬼,他总是会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举动;

也可以说他是个乐观主义者,即使面对那么高阶级落差,他却从来没有停下对爱情的追逐。

多拉是一只被关在金丝笼中的小鸟,而圭多就是那个手握钥匙的人,释放了她,解救了她。

很像相信当时两位主演都已经超过40岁了,依然能演出脸红心跳的感觉。

当多拉在自己的订婚典礼上对圭多说“带我走吧”时,圭多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她带去幸福。

事实上,他真的做到了。

两个人结婚之后还生了一个小男孩约书亚。

约书亚人小鬼大,完美遗传了圭多的性格,可是当他开始渐渐懂事起,二战也随之爆发了。

意大利到处都是抵制犹太人的标语。

甚至还有商店公然将“犹太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语挂在门口。

圭多是犹太人,于是约书亚问爸爸“为什么犹太人不能和狗一起入内”时,圭多犹豫了。

是告诉孩子犹太人遭受迫害的真相,还是守住孩子最后的一丝纯真?

圭多最终选择了后者。

到处都是纳粹的街头,人人自危,圭多被接二连三的“约谈”,可是他却从没有将这种情绪带回家里。

他就像一个房子,隔绝了世间所有的仇恨和丑恶,只给儿子留下了美好和纯真。

然而,在儿子生日这天,他们还是被推进了前往集中营的火车。

长长的队伍,没人知道等待他们的是怎样的结局。

可是圭多依然没有忘记那份守护,他骗儿子说这是一场游戏,赢的人可以获一份大奖。

看着约书亚期待的神情,圭多笑了。

此时此刻,谎言成了一个孩子对未来最后的憧憬。

尤为感人的是,当得知丈夫和儿子被带走时,妻子多拉也毅然前往集中营,尽管她根本不是犹太人。

集中营的生活是悲惨的,老人们和小孩被首先从人群挑了出来,剥去衣服,名其名曰送他们去洗澡。

在集中营,洗澡是死亡的另一种说法。

凡是被送去洗澡的人,就再没有回来过。

凶残的纳粹,杀人的恶魔。

在如人间炼狱的集中营,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每天被逼着去干超乎人体极限的体力活。

万人坑、焚尸炉、毒气室,这些东西与约书亚仅仅一墙之隔。

圭多告诉儿子,这场游戏的终极大奖是一辆坦克,但想拿到必须要积攒够1000分。

约书亚太爱坦克了,他相信了爸爸的话,每天都期待着爸爸将劳动了一天换来的积分分享给他。

不能和那些穿着制服的人交谈,不能要棒棒糖,不能大叫要妈妈……

约书亚听从了爸爸的要求,他坚信只要做到这些,就一定能拿到最后的奖品。

正是圭多编织的幻境,让约书亚度过了那段黑暗的时光。

除了儿子,圭多对于妻子也从来忘记过,虽然他们不能见到彼此,但圭多会逮住机会跑到广播室,用大喇叭高喊着“早安,公主”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圭多对她说的话。

其他人听到之后依旧埋头苦干,只有多拉站了起来,感动地望向窗外。

终于,纳粹在战场上遭遇了节节溃败,战争就要结束了,可是这些毫无人性的恶魔却抓紧时间在集中营做最后的“清理”。

一车又一车的犹太人被拉走,一声又一声的枪响响彻夜空。

妻子会不会已经被拉走了?圭多无法坐以待毙,于是冒险冲进了女宿,却不幸被纳粹抓了个正着。

而此时的约书亚正躲在一个大铁箱子里,一声不吭地默默注视着广场。

因为父亲告诉他,这是游戏的最后一夜,只要忍住不说话,就可以拿到最后胜利的奖品——那辆大坦克。

被纳粹用枪指着路过广场时,圭多知道儿子在看着他,于是他大步流星,用夸张的肢体动作回应着儿子。

最后的眨眼,用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告诉儿子要坚持住。

约书亚笑了,同样用眨眼回应了父亲。

一夜到天亮,当纳粹们落荒而逃,幸存的犹太人也都四散而去,约书亚还一直牢记着父亲的话,

“待在里面,等到一个人都没有时再出来。

直到约书亚推开铁门走向广场时,一辆坦克朝着他缓缓驶来。

坦克上的人虽然说着约书亚听不懂的语言,但他知道他赢得了游戏。

是的,他赢了,他们也赢了。

可是圭多却再也看不到如此明亮的清晨了。

他在被纳粹带走时,广场上的那段路就是他走过的最后一段人生路。

他去了,但他是鲜活的,在被恐惧和死亡笼罩的集中营里,圭多就像一盏灯,为所有陷入黑暗的人照亮前方,告诉他们总有希望。

圭多的伟大,不仅仅体现在父爱上,更在于一种乐观的精神。

如果人生是一场旅行,当我们无法选择沿途的靠站时,尝试着接受它,优待它,感恩它。

人生终究美丽,无论它怎样不尽如人意。

关注“电影杂志”,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