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被嘲「没脑子」好多年,这回终于演男主

肉叔 2020-01.05

赛佩拉原路返回,来到昨天刚走过的海湾时,和他的雪橇犬们愣了——

昨天还是唱着歌跑过去的坦途,一夜之间成了一大片高低不平的浮冰区。

裂痕呈蜘蛛网状,覆盖了全部冰面,部分区域的冰块已经裂开,刺骨的海水从裂缝里涌出。

脆弱的冰面,好像就在等着塞佩拉和雪橇犬们踩上去。

然后,冰面不堪重负,瞬间破裂,零下60°环境中刺骨的海水,会让他们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但塞佩拉必须要趟过去——

对岸,无数孩子得了急症,救命的药就在他的雪橇上。

如果绕行,路程至少会延长一天。

救命的药,他耽误不起。

赛佩拉,根本没留时间给自己去考虑,就像往常训练一样,他向雪橇犬发出号令:

Hike(出发)!

多哥

Togo

雪橇手赛佩拉本不想趟这次取药的浑水。

因为一场百年一遇的暴风雪也赶在这时候,即将就位。

雪暴会有多猛?

雪橇犬,号称“驯鹿杀手”。驯鹿们看到雪橇犬,本能地会跑路逃命。

但雪暴来的那天早上,塞佩拉遇到一大群驯鹿,它们不仅没有炸锅似的跑路,反而近距离跟着塞佩拉的雪橇同行,奔向山脚下的谷仓避难。

塞佩拉知道,能让驯鹿害怕到忽略本能,那它们身后这场雪暴,肯定小不了。

另外,他的头犬多哥,已经12岁了,标准老龄犬。

要在雪暴中往返几百公里,摆明就是让多哥带着兄弟们去送死。

但是他没有选择——

一来,白喉病在诺顿蔓延,市内能治病的血清全部过期。想运进新血清,海、陆、空三条路全因各种原因被堵死,剩下的只有一条邮路。

在冬天,只有雪橇犬能通过邮路。

二来,赛佩拉是世界级的雪橇手,拿过好几次全阿拉斯加锦标赛冠军,只有他有可能成功往返。

更何况,这场任务直接关系着数百条人命的存亡。

赛佩拉答应了。

而等待他和多哥的,是前所未有的种种困难——

受雪暴影响,沿途气温低到接近零下60°,风速超过每小时80公里(风力表中为烈风等级,建筑物有损坏、烟囱顶部及屋顶瓦片移动)。

战线也拉得很长,路途遥远,路还不好找,高密度的雪能完全阻挡人的视线。

对象无论是人是狗,它都在突破生理和心理上的最低防线,这是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多哥》最近刚在迪士尼自家的流媒体Disney+上线,口碑就爆了:IMDb8.2,豆瓣8.8

评分能这么高,肉叔觉得,是它——

作为一部狗狗片,终于不止是萌宠治愈系了。

说实话,这两年的狗片,催泪是催泪,但有些麻木也是真的。

《一条狗的使命》《我在雨中等你》《一条狗的回家路》……

无外乎都是以狗狗视角见证人类家庭的悲欢离合,把桥段处理得温情又煽情。

不是说片子不行的意思哈,只是说狗片又不等同于命题作文,把“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这个主题翻来覆去地拍,多没劲啊。

而《多哥》的特别之处,是:

它不再局限于把狗处理成人类的伙伴,而是塑造成值得被记住的英雄。

电影改编自一起冷门,又传奇的真实故事——

1925年血清接力运动。

这场运动在阿拉斯加的历史上赫赫有名,总共出动20支雪橇队伍,150只雪橇犬,轮番接力,拿到救命的血清。

其中的19支队伍,平均各跑49.6公里,剩下的一支队伍,跑了整整422公里

什么概念?

从北京跑到石家庄(312公里),从上海跑到合肥(466.2公里),从广州跑到湛江(419公里)

没有任何运输机械辅助,纯靠狗子们的四条肉腿,就这么生跑。

并且,只用时间4天半。

没错,正是赛佩拉和多哥的队伍。

铺垫了这么久,是时候该好好介绍介绍这部片的男主角多哥,是如何靠着一狗之力,carry全队的了:

犬王多哥,其实是一只哈士奇。

不要被如今蠢萌蠢萌的二哈蒙骗了,这都是它统治全人类的计划之一它本质是只优秀的工作犬。

而多哥,就属于那种天赋高,还肯努力的别人家孩子。

《多哥》的前半程,就是狗子多哥带领队伍,硬闯灾难片现场

暴风雪刮得最狠时,视线所及范围全是白茫茫一片,赛佩拉都认不出去中转站的路。

是多哥,硬生生从几米的积雪中闻着味,带领雪橇队走往正确的方向。

它还是胆大心细、体魄强健的领导者。

雪橇队在赶路途中差点坠落山崖。

当其他狗子窝在悬崖边抱团,惊慌失措时,多哥不顾脚上的伤,率先反应过来掉头攀爬,这才稳住狗子们的情绪,让团队脱离了险境。

社会我多哥,狗狠话不多

还记得开头的横穿诺顿湾冰面吗。

那场面几乎是在刀尖上起舞,雪橇队所过之处,都是冰块断裂沉底的声音。

快到对岸时,雪橇队被困在一块浮冰上,周围全是海水,没有能停顿的漂浮物。

怎么办?

赛佩拉再次把希望压在多哥身上,把它抱起,丢到岸边。

多哥已经明白赛佩拉的意思,它牟足劲往前冲,拖动着脖上系绳的另一头,整个雪橇队缓慢前进,以此缩短浮冰和岸边的距离。

要知道它的腿还没恢复完全啊!

但就在如此身残志坚的情境下,多哥还是以一己之力,让队伍成功上岸。

谁看到不说一句“多哥牛逼”?

像多哥这样的英雄,光口头表扬当然不够,它被载入史册——

2011年,《时代周刊》选定多哥为有史以来最英勇的动物。

不过,多哥的成名之路走得并非一般风顺。

除了运送血清这条主线,电影还插入了另一条多哥的童年线,又名丑小鸭认主记

当时官方没有认可哈士奇这个品种,多哥出生在阿拉斯加族群,就是只异类,毛色不纯,体型偏小,整天被欺负排挤。

最不喜欢多哥的,正是赛佩拉。

赛佩拉是一个莫得感情的雪橇手,狗对他而言只是谋生工具,而看起来无法胜任工作的多哥,等于“赔钱货”。

本来嘛,混吃混喝地活一辈子也挺舒服,但多哥心里,偏偏有个“执念”:我要上班,我要拉雪橇!(从没见过这样的要求)

为此,多哥还想出两道战术,对付赛佩拉给它设下的层层牢笼。

第一招,金蝉脱壳。

孩子被困在田间的围栏里咋办?

自然是刨土。多哥挖了一排洞,总算找到个能顺利出去的口。

这操作,看得其他笼的狗子们目瞪狗呆。

第二招,飞檐走壁。

赛佩拉看一般的笼子已经拦不住多哥,就把它关进了房屋里。

密不通风的,总逃不了了吧。

结果,多哥看了一眼屋内构造,就设计出一条逃跑路线,沿着墙壁各路家具,从烟囱口钻了出来。

赛佩拉心态崩了。

既然关不住,那就不要了,赛佩拉决定把多哥送人。

赛佩拉专程开马车,把多哥送到千里之外。

然而,心心念念着想上班,想回到主人身边的多哥……

最后破窗而出,流了一路血跑了回来。

这让铁石心肠的赛佩拉彻底心软了。

多哥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上班狗。

入职第一天,赛佩拉就发现多哥天赋异禀。

有领导力:跟最凶的狗子,也相处融洽。

有运动天赋:总是比并排的狗子跑得更快。

有好胜欲望:一松开绳子,这小玩意儿就跑去队伍最前头蹲着。

在血清接力跑之前,并肩作战十年的塞佩拉和多哥,早就成了最平等的战友。

有个细节。

多哥当初被捡回来时,躺在床上,状态很差,身上有着被其他狗撕咬的痕迹。

赛佩拉进房后很生气——

狗不能呆在卧室,尤其是我们的卧室。

对于多哥身上的伤口,赛佩拉熟视无睹。

十二年后,多哥和赛佩拉从血清接力的战场上下来,多哥奄奄一息,一条腿无法走路。

赛佩拉主动把它放到床上,眼神里有浓浓的化不开的哀伤,他老婆走上前,抱住赛佩拉——

-我们卧室里有只狗。

-是的,有。

-我们的床上有只狗。

-是的,有。

此刻,赛佩拉只想这位陪伴多年的老友,能好好活下去。

这条故事线肉叔很喜欢,不仅仅是多哥的成长史,也是赛佩拉的成长。

谁说是狗片,主人和狗从一开始就会视对方如生命?

狗狗会,人可不一定。

但是,从误解、淡漠,再到逐渐被狗的热情和忠诚融化,最后付出真情,这样的情感变化同样也很打动人。

说到这,肉叔想可能还是有不少胖友处在对多哥真实身份的深深怀疑之中。

毕竟二哈留下的江湖传说,实在太多太多……

青铜段位的,拆家一把手:

白银段位的,不仅拆家,还敢正面与猫老大较量(但是猫猫一伸爪子就会吓得赶紧缩回窝里):

到了黄金段位,心态早已波澜不平,看透一切,与其努力生活,不如及时行乐,乐成表情包……

哈士奇干的这些“蠢事”,在我们人类视角看来,很容易就被定性为智商低。知乎还有相关话题:

事实上,哈士奇智商很高,只是服从性一般,它是有着自己想法的狗子……

迷恋拆家,也有很大可能是哈士奇离开适宜的环境或朋友后,得了心理焦虑。

而在如今一水儿的“二哈”言论下,好像让我们渐渐忘了,哈士奇天生就是勇敢、善良、忠诚、可靠的犬种。

电影中小小地为哈士奇们鸣了下不平——

血清接力赛后,塞佩拉想让多哥退休,但是只要看到雪橇,它哪怕是一瘸一拐的,也要站在头犬位置。

塞佩拉没办法,只能停了工作,让多哥……

安心当爹。

而多哥的声名,也早就传了出去。

来自世界各地的雪橇手,纷纷赶到塞佩拉家的犬舍,带走多哥的血脉,渐渐成体系地培养出制订了犬种标准、后来称为西伯利亚雪橇犬的标准犬种——

哈士奇。

当然肉叔也知道,所有人对哈士奇的嘲讽,也不是真的嘲讽。更多的,是因为把这个无攻击性的勇敢、正直、可靠的毛孩子,真的当成是自己人。

毕竟,就像是《多哥》的故事,在90年前,它们曾经是那样坚定的,跟我们并肩战斗过。

多哥与赛佩拉

编辑:伊丽莎白的腿毛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