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专访欧豪:每一个新角色都是场义无反顾的冒险

黑白文娱 2019-10.30

作者:王子之、蓝二

编辑:蓝二

“我喜欢比较有复杂性的角色,每一次的选择,尽可能去选不重复的角色。”

你觉得颜值是一把武器吗?

采访过程中,欧豪唯一的一次羞涩,是笑着低下头,说:“早期之后,我就不关注是否帅,我喜欢比较有复杂性的角色,每一次的选择,尽可能去选不重复的角色。”

每个人身上都存在另一个未知的自我。心理学家荣格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表演。在欧豪看来,表演也是探索未知自我、发现自己的另一面的途径对于“可能性”这件事,他充满好奇,且不畏冒险。

欧豪作为“少年感”第一阵营的演员,获得了陈凯歌导演《妖猫传》的角色,和刘昊然一起出演白鹤少年,生动灵巧,意气风发。

在杨树鹏导演的《少年》中,那个眼里刻满心事、暗黑疯狂的硬骨头苏昂,则让他和硬汉小生结缘。当角色设定贴合演员个人特质时,两者碰撞融合,最大程度地释放出他身上那股少见的、原生的倔强劲儿。

2019年是他自己突破最大的一年,他手握最一线商业电影的入场券,《铤而走险》《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四部影片连番上映,欧豪成为最亮眼的一匹黑马,从生猛反派、青涩学徒,再到平民英雄。

欧豪的角色成为这个秋季大众视野中最活跃、最鲜明的记忆点之一。


1


2018年的欧豪基本住进了剧组里。《烈火英雄》杀青后,欧豪直接去了《铤而走险》的剧组,然后接拍了《中国机长》,杀青后又无缝对接到《我和我的祖国》剧组。

工装背带裤,干净的脸,一个蓬勃的青年,《我和我的祖国》“前夜”中他饰演的小学徒,只是全片十几个主要角色中的一个,台词也不多,但他会想着怎么给这个小小人物增添一些可爱的不同的东西。

他骑在屋脊上,用大喇叭“众筹”红绸子与金属物件的场面,成为了这部短片中非常生动的一幕。

欧豪说自己这几年没干别的事情,基本都是在拍戏跟琢磨戏。

每一位导演对演员会有自己的观察,有些大导并不会事先说我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只想看最自然的演员特质。

欧豪依然记得他第一次见到陈凯歌导演时,并不知道要演什么角色,他只是说“凯歌导演,我特别希望能跟您合作一次,我就是想学习”。

与陈凯歌导演合作《妖猫传》,与刘伟强导演合作《建军大业》《中国机长》,与管虎导演合作《八佰》《我和我的祖国》,欧豪的感受是大导演们可以为整体团队构建出一个非常好的创作氛围。在大导们的精准把控下,演员能够很安心和投入地进行自然发挥。

“演员其实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因为你不会知道自己到底发挥得好不好。跟大导演们合作,我内心会觉得很安全,我知道如果偏离了,导演会把我带回来,我可以很信任,然后自由发挥。很多时候你越是真实地去表达,有一些细节反而是越好的。”

年轻演员在大片场与众多的前辈演员共同参演,会有更大的心理压力。在出演《妖猫传》时,当欧豪饰演的丹龙与刘昊然饰演的白龙发现了杨贵妃被活埋的真相时,是一场情绪爆发的重要戏份。欧豪觉得需要更多的时间准备,他向陈凯歌导演提出了这个问题,说能不能等我再酝酿酝酿。导演为了保护他的表演情绪,温和地宽慰他说,“不急,你好好酝酿一下”,并让现场所有的演员、制作团队都停下来安静等待。紧张的拍摄进度中,导演的包容和保护,让那时的欧豪感动同时也是压力巨大。但慢慢的,他让自己学会了扛住这种压力。


2


2013年,欧豪以选秀歌手身份出道。那一年是内地娱乐市场的分水岭,是青春偶像文化沸腾、拉开流量时代序幕的一年。

偶像歌手这个身份标签在当初给欧豪带来多高的人气,之后他就需要多大的付出与突破。

表演这扇门,欧豪是无意间推开的,而《左耳》就是他推开这扇大门的金钥匙,在其中,他发现了表演对自己的吸引力,并确定了之后自己的方向——成为一名演员。

回忆起第一次进组,一张白纸的欧豪根本不懂要怎么去聊角色。当时的他看完剧本后,只是觉得张漾这个角色挺有意思,他残酷的青春成长史与自己有一些相似之处,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当时制片方邀请他饰演的不是张漾,他完全凭借自己的理解试戏主动争取到了这个角色。

导演苏有朋、作家兼编剧饶雪漫都在现场,他们看了欧豪自己摸索着的试戏片段,觉得这个小孩眼里透着一些青春的疼痛感,于是就定下了他。

“此人有戏”,饶雪漫在自己的长文里如是写道。

“张漾这个人物还是给我挺大的内心冲击的,当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技巧,就想是不是进入到这个角色、成为这个人,我就可以把这个角色演好。而当我去饰演这个人的人生,去释放他的情绪,就发现演戏挺有意思的,发现了演戏的魅力。”

五年前的欧豪是零基础。这不仅指的是他的非科班出身,连他自己都非常坦诚,说自己在做演员之前,都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

欧豪回忆起自己拍戏的成长历程时提到,自己每一次与别人合作,在没有他的戏份的时候,他就坐在监视器后面偷师,他就这样去观察黄渤、张译、张涵予等合作的演员表演。他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每一次合作的前辈演员,都很愿意教他,他自己的成长就是在实战中完成。

要说到在片场最有趣的事,欧豪直言,“就是拍戏”。

“其实我是一个拍戏的时候比较严肃、比较无聊的一个人”,因为在片场时,他尽量不会让自己跳出角色,希望自己永远都是在人物的状态里,即便是候场跟大家聊天的时候。

“拍摄《铤而走险》时,除了哥哥,夏西就是跟全世界为敌的。所以我在现场一句话都不跟他们说。大鹏哥有一天问,这小孩是得罪他了还是怎么着了,就问是不是不开心。其实我就是想让自己在那样的一个情绪里,我不希望说现在还在这嘻嘻哈哈打闹,然后突然一下夏西那个眼神没出来,或者没有那么准确,起码对于我来说,我目前的能力达不到那种瞬间进入、瞬间出来的感觉。”

于是在片场等候拍摄时,欧豪就自己一个人坐着玩枪玩魔方,保持在角色中。等到那天的拍摄结束,他又会一个个跟大家去道歉,“对不起,今天又把你打了”。

这个“匪徒”短短一个月之后又变身为英雄。在《中国机长》中,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欧豪。

副驾驶徐奕辰更像是现实中比较常见的一类年轻人,成天嘻嘻哈哈没正形,给人不踏实的感觉。欧豪分析这一人物时,认为这只是性格使然,并不会影响他在自己职业领域的责任感和专业度,这个人物恰恰是对自己的专业领域非常自信。

拍摄《中国机长》时,欧豪在现场就会很放松,整天跟大家闹,跟所有人开玩笑,当开心果。

欧豪为人物做了一个“反差”的设计,人物初登场时喜欢没分寸地开尴尬的玩笑,行至中程人物的底色出现了,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依然咬着牙将自己的职责圆满尽到,而后程安全下机时则以一句“机长,全部执行完毕”完成这个人物责任感和职业性的塑造。在终局处,将表演又收了回来,看似人物又恢复了不靠谱的状态,但此刻的不靠谱增加的是人物的真实和鲜活。

为了帮助他自然完成高空中挂到窗外的效果,导演在现场用了6个风力可能达到9级以上的风筒对着欧豪,人被吹到眼泪、口水不停地流,耳朵也听不见了。

欧豪的心态是,成年人做了选择就要承担,如果觉得不合适,可以选择走,但既然做了,就不要抱怨,尽量做到最好。

拍摄管虎导演的《八佰》,促成了两人在《我和我的祖国》里的二度合作。同样地,《中国机长》中的角色也是由曾与他合作过《建军大业》和《烈火英雄》的刘伟强导演推荐得到的。

他说,“我觉得在我的每一个阶段,伟强导演,凯歌导演,管虎导演,等等这些前辈们,一次一次愿意给我机会,我很感恩,我就义无反顾地去,我觉得对我来说这些角色都是幸运的”。

在与我们的沟通中,欧豪多次提起的拍摄《中国机长》时角色给他的感悟,“敬畏之心,敬畏职责”。

强烈的独立意识,明确的自我主张,以及想要就去争取的主动态度,都助推了他的成长。这些个性也许能从他青春期的经历中找到脉络。从16岁起就自己独立赚取学费、生活费,早熟的欧豪知道把握机会的宝贵,和遇到机会就要义无反顾去努力的必要。


3


“他真的让我感到害怕”,在《铤而走险》特辑里,演员李梦这样评价欧豪饰演的匪徒夏西。

挑战一个反派杀手,是欧豪的又一次冒险。“演反派有很大的空间,因为它没有人性宽度的限制。”

对于如何在形象上更加贴近一个不要命的悍匪,欧豪有很多自己的构想,他觉得亡命之徒不会细致打理自己,整个人的状态应该是方便随时逃命的。

一头坑坑洼洼的毛寸,或许是自己理的;脸上手上大大小小的疤痕,是“身经百战”的见证;一身永远深色的运动装,压得很低的鸭舌帽,仿佛下一秒就要上演夺命追杀。

除了表现外在的狠,欧豪也专注于追溯和探究夏西的内心和前史——他为什么会变成一个亡命之徒。

夏西是个悲剧的边缘人物,自小没有父母,永远隐匿在角落,尝尽生活的苦,被人欺负怕了才开始反抗。哥哥是他世界里唯一的光,于是他成为哥哥的一把武器,兄弟俩用他们理解的方式,试图成为强者。

这样内心复杂、具有层次性的反派角色,是很多成熟演员都会希望尝试的类型,角色的状态可以很多元,通过给出自己的诠释,演员们也可以从中获得不同的表演体验。

欧豪觉得每一个角色对于当时阶段的自己都是有难度的,因为自己的理解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局限性,也因此他对自己饰演过的角色都有一些觉得不足和缺憾的地方。而他的进步可能在于,从过去心里怎么感受就怎么演,到现在他要琢磨分寸的把握,考虑一个人物跟之前自己的角色应该体现出哪些差异性。

他观察遇到的每一个人的眼神、动作、手势。甚至说我们在采访他时,他也在仔细看我们。他去学习心理学,了解不同类型人的心理状态。他甚至会常年循环听德云社、苗阜王声——从相声中练普通话和语言节奏。

他称自己还是在学习中的演员,所以每一个新角色对他来说事实上都是一场“冒险”,因为他不愿意在舒适区待着。

除了冒险的勇气,他还有“去生活”的耐心。

“生活是最好的表演老师。”他一直很相信生活的力量,相信那些细微之处的体验。在生活对表演的反哺中,表演的生命才会生生不息。

演员欧豪已就位。

Q&A

黑白文娱:同《妖猫传》白鹤少年结缘的细节,与凯歌导演见面的事情方便分享吗?

欧豪:凯歌导演他对演员会有一个观察,通过和你聊天,通过你一些表述,或者生活的一些经历,来发现你是否有他想要的这个人物的感觉。其实我每一次进组见导演的时候,都不敢确定说就是我了,你永远都不清楚到底会怎么样。

我们就见了一次,然后再见面就是确定了。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是少年感,再一个是倔强,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那种倔强,我觉得导演看到了他需要的这个角色的一些感觉,就让我去饰演这个角色了。

黑白文娱:在《我和我的祖国》中和管虎导演是第二次合作了,那和黄渤老师搭档压力大吗?

欧豪:对的,但压力大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片子是非常具有意义,因为向我们新中国70周年献礼,而且我们又是开篇第一个,49年的故事。演跟我们有点距离感的那个年代的人物,其实压力是会比较大的,因为没有办法去感受,我们可以参考的资料也是有限的,但是内心又会比较兴奋。其实我是一个拍戏的时候比较严肃的人,比较无聊的一个人。

黑白文娱:怎么说?

欧豪:拍戏时我不会让自己跳出人物,我希望永远都是在人物的状态里,即便是候场跟大家聊天的时候,以我的能力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做到快进快出,快速跳出人物,然后再迅速回到人物。

黑白文娱:网上还在调侃你和“副驾驶”撞脸。

欧豪:我跟副驾驶的原型人物都是92年的,然后导演有一天跟我开玩笑,你们俩还真有点像,我就开玩笑和导演说,你是因为我们俩长得像,所以找我吗?

有时候对于我来说就是你只要觉得我合适、信任我,需要我,我就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演好。

关注“黑白文娱”,了解更多影视资讯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