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尺度这么大,它凭什么获奖

肉叔 2019-07.21

很久没见过这么露骨的海报了——


一个女子,三点式,卧躺在床上,仰着头侧目,手里还拿着一个做工劣质的镜子。


旁边黄色大字写着:


叉月叉号,人尽可夫。


冲击香港最大尺度奇情三级片,你敢挑战吗?


导演,是擅用大尺度拍辛辣问题的陈果。单单“妓女”,他就拍了3部,历时18年。


这部电影,是妓女三部曲收官之作,让名不见经传的曾美慧孜一举拿下今年金像奖的最佳女主。


它就是——


三夫 

Three Husbands



妓女三部曲中,2000年的《榴莲飘飘》写实,2001年的《香港有个荷里活》荒诞,而2018年的《三夫》阴郁。


但,肉叔看完,先扑面而来的感受是野、露、狂。


故事野。


一个有智力问题的女性瘾者小妹(曾美惠孜 饰),和亲生父亲生下一子后,被卖给一个残疾的渔人老头。在船上,老头用她卖淫挣钱。


青年人因为嫖娼爱上了小妹,把她娶回了家。但好景不长,小妹的性瘾得不到满足,贫穷的青年人只能把她送回船上,继续卖淫。


也形成了一个女人,三个丈夫的诡异关系。



露,在于它的大尺度。


片中不下十次的露点性爱镜头,开篇就是一个巴掌大的鲍鱼在烤架上开开合合,暗喻明显。



弱智的小妹做爱时,会发出尖锐的叫声,频率凶猛。


最年轻的丈夫觉得像海豚,管她叫“海女”。



当性瘾发作,金鱼、木瓜都无法治愈。唯独生龙活虎的鳗鱼可以。


而狂,在于导演。


这片子,像导演的一口气。


这口气喘得又猛又凶,根本不顾及观众的感受。


浅显直白的叙述,喷涌生猛的性爱镜头,简直让人反胃。


海上,是肮脏狭长的小渔船,陆上,是压迫幽暗的格子间。


原始欲望化成汗涔涔的水,生存的重压变成沉甸甸的躯体压在身上。



但抛开这些,片子其实在讲自由


一个痴傻的海女,在飘飘荡荡的水里用身体养活自己。


因为性瘾,所以苦情的命运似乎有了迂回的余地。


闲来无事,她也会坐在船边,打捞一张一合的雪白水母,神情专注,开心惬意。



只是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娶她,她的性瘾,却也成了禁锢她的隐疾。


她根本没办法获得普通人的幸福婚姻。



上了岸,香港密集的高楼,狭窄的床铺成了她的牢笼。





她需要日夜不停地做爱才能满足自己深不见底的欲望。


可叫喊声让邻居投诉,就连同住的老人和婴儿,都要带上耳机。



甚至,欲求不满,这头让丈夫虚弱地夹着双腿上工地,那头,就爬上了邻居的床。



没有自由的海女,更加痴傻。


曾美惠孜在这部片子里,没两句台词。因为角色痴傻,根本不会表达。



所以小妹想念自由的时候怎么做呢?


她把头伸进金鱼缸里感受水,让丈夫买充气气垫感受飘荡。


她甚至把半个身体伸出高楼的栏杆外,就为了多看一眼自由的蓝天。




没有自由,就连美好的婚纱,都成了勒人的草绳。


她把它从上空抛下,下坠的过程,像极了那只海里的水母。



这些都在象征,她始终要回归大海。


故事结尾,她和三个男人漂泊在海上,画面变成黑白,只有她披一身火红,象征着欲望,燃烧在大海和天空中。



这片子不算好,只有6.0分。赤裸的金钱交易和多到令人作呕的性交,充满象征意义的物件——


不好看,很空洞。


唯独曾美惠孜的表演,很值得回味。


早在章明导演的《冥王星时刻》,曾美慧孜演一个乡村寡妇,用体态表达,就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


很多人甚至说,她就连背影都会演戏。


丰腴的曲线,点燃了全片的人性欲望。



而为了拍好《三夫》,她增肥20斤。


肥硕性感的身体,变成了小妹无声的招牌。


再看她怎么演一个失语的智障妓女——


有场戏,是全片的高潮。


小妹站在船头,频繁地上岸和男人“交易”。



性交到最后,她发狂地逃跑,在角落里撕扯开衣服,赤裸地跳进了水里。



这一段,曾美惠孜的表演很亮。


当她被逼进角落的时候,她先是含着下巴,斜着眼睛媚笑,然后试探性地向前踱步,接着她突然瘪嘴,眉毛也往下探,表达委屈。


当委屈逐渐加深,在变成悲伤的瞬间,小妹挠了挠头,掀起了杂乱的头发。


神态一瞬间,又变成了困惑。



突然,她很愤怒,开始暴力地扯开自己的上衣。


龇牙咧嘴,可怕至极。



小妹是个失语的智障人士,曾美惠孜却用眼神,表达了她的全部情绪。


瞬息万变得像天边得风雨云——


丰厚,动人。


当她跳进海里,丈夫们用渔网捕捉她。她挣扎着露出水面,头发贴在脸上。绿色的渔网被撑开,她奋力挣脱,再一次发出了海豚一样的尖叫声。




海女出逃,海女被捕。


这场戏,她表达得很有冲击力。


透过屏幕,你能感受到,她的痴傻不阻碍她感受这荒诞,她的挣扎并不能改变她的命运。



曾美惠孜卖力地表达了小妹的无力。


你看,她笑着笑着,转头就哭了。


你忍不住要揣摩,这个脑子不清楚的妓女,是不是也感受了自己的悲凉。


她的表演,很深刻。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除了妓女,苍蝇也是妓女三部曲中的共有元素。


小妹的晚饭,碗边有一只苍蝇随着船摇荡。




妓女三部曲之一的《香港有个荷里活》,一开篇,也有一只苍蝇,死皮赖脸地趴在一块猪皮上。



如果说《三夫》的片子氛围是阴暗,那这部片子的基调就是荒诞。


开片,两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孩,开着大型货车。


三人异常肥胖,眼神涣散,身上沾满了血。



当你以为这是一起凶杀案的时候,他们打开货箱,扛起了——


猪。



原来他们是村里卖烤猪的,就连姓,都叫朱。


朱老板没老婆,生理需求靠妓女。大儿子的生理需求靠电脑。小儿子刚上小学,天真无欲望。


村里还有个英俊小生,靠女朋友卖淫吃软饭。而女朋友的卖淫对象就包括朱老板。



直到一个叫小红(周迅 饰)的妓女出现,打破了村子脆弱的平衡。



小生嫖娼爱上了小红,小红用一袋荔枝和朱家小儿子成了忘年交,还成功引诱大儿子和自己上床。




小红像春风,吹开了村里的黯淡。


小生对小红日思夜想,小儿子交到了好朋友,大儿子以为自己恋爱了,就连朱老板晚上都梦遗了。



但,他们不知道,这风里有毒。


小红收集他们的精液,伪装未成年,以控告他们为砝码,勒索他们。


她要钱,去好莱坞。


为了这梦想,她手段残暴,让之前的春风恍如梦境——


不是泼红油,不是殴打,而是砍手。


当小生的手被丢到朱家的棚顶,这个面相天真的妓女才露出了獠牙。当众人拿刀报仇前往小红家。




小儿子发出了信号,救了她。



后来,小红真的去了梦寐以求的好莱坞,朱家还是照常卖猪。只有小生,因为接错了手,变成一个有两只左手的怪物。




在小红看来,他们都是被欲望捆绑的猪,被红艳的火烤着,炸出湿哒哒的油。只有小儿子的天真,让他们成了真正的朋友。


这片子在讲什么,在肉叔看来,它在荒诞地表达:


幻象虽美,终将破灭。


人,要控制好自己的欲望。


2000年的《榴莲飘飘》没有明面上的苍蝇。但秦海璐扮演的妓女小燕,每次饭间接客,总要把饭菜盖上——


苍蝇,无形中还是存在。



它们贯穿妓女三部曲,都在演一种“脏”。


脏的,是妓女们的生存环境。


环境有多脏,妓女就有多累。


《榴莲飘飘》拍得像一部纪录片,冷峻又真实。


小燕穿梭在酒店、澡堂间,替客人洗澡,解决欲望。



每天洗个几十遍,手上,脚上都是脱落的皮屑。



但她必须像复读机一样,每天重复同一句话:


舒不舒服啊?舒服的话多给点小费啊老板。



多变的,是当别人问起老家在哪。


她总是漫不经心地回答:湖南、福建等乱编一通,就是不能是真正的家乡——


东北。


皑皑白雪的可爱家乡放不下她学了8年的京剧。



不思进取的丈夫容不下她对生活的渴望。


每天累到瘫软在床的小燕终于回到了家乡。



当妓女的日子恍如隔世,却被一个同样偷渡去香港的阿芬小姑娘送来的榴莲勾起了回忆。


这种南方才有的果中之王,坚硬刺人的外壳下,包裹着柔软绵密的果肉。



就像操蛋的生活。


一不小心能砸伤,流血。



但一刀劈下之后,却能剥出黄橙橙的内里。 



对小燕来说,妓女的生活很远了,但榴莲的味道却很近。


陈果的妓女三部曲中,有傻子,有骗子,还有纯粹的妓女。


并且无论形如何——是阴郁,是荒诞还是写实,都是无法改变妓女作为底层的边缘人,她们身上可悲、可恨又可怜的气息。



也许你会问,这些人与你何干?


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有首诗写: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鸣。


就像鲁迅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因为在电影里遇见她们,可能令我们更加理解另一群素未谋面的人。


她们不再仅仅是一堆标签——


失足少女,下海,红灯区……


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里,人们的眼光可以多一分理解。


《了不起的盖茨比》有一段经典对白:在我年纪还轻、阅历尚浅的那些年里,父亲曾经给过我一句忠告,直到今天,这句话仍在我心间萦绕。


每当你想批评别人的时候,要记住,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而我们,也更加警醒自己的生活,珍惜眼前可以努力的一切——


未知的坎坷,生活的周折总有时,淡然接纳,努力往前。


岁月明朗,人生柔软。



编辑:意安安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