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影评>影评内容

9.2分,稳坐年度最佳

肉叔 2018-06.05

大新闻!


你们的男神,“奇异博士”“神探夏洛克”的本尊缺爷(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上报纸了,不是娱乐新闻,而是……


社会新闻。


缺爷从四名匪帮歹徒手中勇救外卖骑手



事情经过大致是这样:


缺爷在伦敦打Uber(哇靠外国明星穷成这样了吗都?没要求甲方配保姆车吗都?),刚好路过贝克街——看过《神夏》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这条街吧?


看见街角有四个歹徒围殴踩单车的外卖小哥,缺爷怒不可遏冲下快车,严正要求他们停止暴行,歹徒……


歹徒一听你以为你是明星就了不起啊,就打了起来。


但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缺爷被卷福和奇异博士“灵魂附体”,用当时快车司机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当时想打他,都被他防住了,然后他还把他们推开了。他看起来很能打,丝毫没受伤


司机大哥都看懵了:眼前这一幕简直是穿越——夏洛克·福尔摩斯在贝克街街角勇斗歹徒!


(卷福内心OS:你当老子的打戏全是演的???)



最终缺爷制服了一个歹徒,司机大哥抱住一个歹徒,这帮人看形势不妙,“估计他们也认出了本尼”,挣脱之后落荒而逃。


这事实在是堪称现代都市传奇了,怪不得英美媒体都跟疯了似的狂发稿:



好,就接着缺爷神拳无敌的事,我们来吹一吹他的新剧。


也不是吹,是真的好看,而且最重要的是:嫌一部电影90分钟不过瘾?这次一口气让你看个够!


就是这部showtime的5集迷你剧(已出4集熟肉)——


梅尔罗斯

Patrick Melrose




缺爷这次演了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梅尔罗斯。


烟不离手,酒不离口。



还沾毒。


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能第一反应联想到毒品。


上个电梯,服务生说33楼,立马想到大麻。


-这是楼层按钮,您住33层

-33(大麻),还真是诱惑



甚至,家里老世交打电话来通知他爸挂了的消息,梅尔罗斯的第一反应也是blow(英语俚语中的可卡因)。



但是跟《猜火车》里,为了一点毒品敢钻“全苏格兰最肮脏的马桶”的屌丝,或者《无耻之徒》里一家人为了瓜分毒品打得不可开交的穷鬼们不一样。


梅尔罗斯是有钱人家的大公子。



这意味着他有无数种方法享受——


专人全程服务,从药品开封到推进血管,全程不用自己动手,就安安稳稳坐在高级酒店的高级沙发上,享受高级器械推进的高级药品就行了。



诶,这特喵爽的有点单调哦?


不要紧,不知道多少妹子愿意跟他一起地狱一夜游呢,不就是花点钱嘛,小事。



《梅尔罗斯》的第一集,就从梅尔罗斯接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开始,他动身从伦敦前往纽约领骨灰。


他决定戒毒,不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了,但……


是的,很难。


出门前,家里的毒品全冲下马桶吧?说干就干,但是长途飞行很累啊,扔掉再捡回来,就推最后一针吧。



到了纽约,不行不行,这个堵车搞得我太烦了,这么烦会耽误正事的。


那就买最后一次毒性低点的安非他命吧(是的,身为伦敦人的梅尔罗斯,对纽约的毒贩分布地门儿清)。


我不能一下什么都戒掉



到了殡仪馆,见着遗体了。不行,伤悲,情绪太复杂了,根本没法处理交接事宜,在熟人面前出糗了。


赶紧赶紧,再吸最后一次



行了,不用肉叔再举例了。


缺爷已经用行动证明了:


一旦沾毒,就只有下一次,没有最后一次。不死不休。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肉叔友情提示一下,拉上去看一眼海报,西装革履头油鲜明的梅尔罗斯躺在浴缸里,左手拿着威士忌,右手捏着香烟,一个纵欲过度的公子哥形象。


但有趣的是,在他右上方,有一只壁虎。


壁虎嘛,大家都知道,小学课文里说了,遇到危险时,会自断尾巴给捕食者,然后跑掉,断尾求生嘛,而——


梅尔罗斯是一只不想断尾的壁虎。



《梅尔罗斯》其实改变自一套五本的同名小说,故事本身几乎全是作者爱德华·圣·奥宾的亲身经历。


原著五本小说


爱德华·圣·奥宾出身大户人家。母亲生于美国富豪家族,父亲是受人尊敬的知名军医。


外人看来,他出身良好,又受过完整的精英教育,怎么就会变成瘾君子呢——


爱德华19岁染上毒瘾,从此过上自我放逐和自我救赎交替进行的双面人生。


演这么折腾自己的角色,缺爷也奉献了迄今为止他个人表演史上最巅峰的演技,肉叔看得服,真的服。


演吸毒后,整个人紧绷到无法呼吸,爽到炸的同时,还隐约带着点痛苦。



演恐惧,躲在沙发底下,手背青筋暴起,眼睑、鼻翼、面部肌肉快速抖动。



演被问到哑口无言时,嘴巴张张合合中透着迷茫、无助、害怕、大脑一片空白搅拌在一起的复杂情绪。



说这是缺爷表演史上最巅峰的一次,一点吹的成份都不带吧?


豆瓣评论区的人全都看嗨了:


就这个人,就这个演技……我就吹爆(@浮桑)

一场英式戏剧表演的课堂,本尼一个人过戏瘾的舞台(@TM1001)



肉叔看完第一集也很好奇,梅尔罗斯(或者说爱德华本人),是怎么一步步变成了一只不想断尾的壁虎?


第二集来了,时间线从老梅尔罗斯去世的1982年,交替闪回到1967年,梅尔罗斯家族在法国的大别墅(注意右下角熟烂的无花果)。



第一个镜头就压迫感十足。


老梅尔罗斯(雨果·维文 饰)在自己的专属阳台上,居高临下地叫住家里的佣人,毫无表情一字一顿地打招呼。


而佣人大姐的手,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



直白,一眼就看出来了,老梅尔罗斯肯定在家作威作福惯了,所有人都怕他。


来家里做客的朋友都怕他。




更别提他老婆埃莉诺了,更怕。


很多年前,梅尔罗斯家刚买这栋别墅,所有人都在阳台(那时候谁都能上阳台),埃莉诺抱怨了两声“无花果都掉地上了,太浪费了”。


老梅尔罗斯当着朋友们的面——


他叫埃莉诺趴下,吃掉地上的每一个无花果



而埃莉诺压根不敢反抗,真的当着众人的面,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全吃了。


埃莉诺只能借酒精麻醉自己,喝成了白天都打晃的醉猫,甚至只需要老梅尔罗斯叫一声她的名字,她就吓得一动不动。



梅尔罗斯?更更怕了。


老梅尔罗斯有次跟他玩拔萝卜游戏。就是他揪着儿子的耳朵,让儿子拉着他的手,然后拔起来悬空。



紧接着老梅尔罗斯和颜悦色地说:孩子你要相信我,松开手,放心,我会同时松手的。


梅尔罗斯还真信了,然后……



被揪着耳朵悬空着,当然痛了,痛死了!


老梅尔罗斯还大言不惭地说:今天你上了重要的一课,永远不要轻信别人,永远不要让别人给你拿主意,你将来会感谢我的


这还不算完,还有更恶劣的。


某次梅尔罗斯踩爆了掉在地上的无花果,然后老梅尔罗斯就怒不可遏地叫他来自己的房间,说是要惩罚他。


怎么惩罚呢?一句话:


把裤子脱下来



是的,老梅尔罗斯性侵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导演在处理这段悲剧时,并没有用直白的影像语言来展示,而是在老梅尔罗斯关上门之后,静静地把镜头拉远。


然后镜头仿佛无事发生一般安静地对准了豪宅中的一个个角落,只有老式座钟的指针滴答滴答声,雪茄兀自燃烧时细碎的火花声。




尽管近似无声,也没有画面,但这段依旧把肉叔看得毛骨悚然,浑身战栗。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控制狂父亲的暴虐统治了,这已经是地狱了——


何况梅尔罗斯还是个孩子。


这天,意外发生了,梅尔罗斯打碎了一个酒杯,锋利的碎玻璃撕裂皮肤,温热的血液带着刺痛感流出……


梅尔罗斯忽然发现,仿佛解脱了。



这下,你理解梅尔罗斯为什么会变成不想断尾的蜥蜴了吧——


他不想回到真实、残酷、毫无爱意可言的现实世界。


在那里,他只有一个控制狂+娈童癖的父亲,和一个行尸走肉般的母亲。没什么好留恋的。


第一集中有个片段,梅尔罗斯接回父亲的骨灰后,在纽约的酒店里大发雷霆地想砸开骨灰盒,对他爹挫骨扬灰。



但不管他怎么砸,用什么砸,骨灰盒就是结结实实地连条裂纹都没有。



绝望癫狂的梅尔罗斯一气之下,把骨灰盒扔向窗户,想着33层楼总该能把你这老王八蛋摔烂了吧?!


结果……



你看,即便是死了,老梅尔罗斯也阴魂不散,不肯撒手。


梅尔罗斯,只是一只可怜到无法断尾的壁虎。



好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故事的原型爱德华·圣·奥宾,最后靠写作摆脱了梦魇,戒毒成功,梅尔罗斯呢?


故事还没完,但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梅尔罗斯在派对上,偶遇多年前认识的毒贩,人家已经完全戒掉了,成了小有成就的音乐家(其实他以前就是音乐家,但毒品浪费了他太多的人生)。



跟好基友约翰尼彻底吐露了自己藏在心底的所有秘密,同样戒毒成功的约翰尼劝他谈一次真正的恋爱,用爱弥补缺失的爱。




是吧,友情、爱情,乃至他自己的天赋,哪样不比毒品更复杂,更有趣,更值得去爱?


第三集片尾,梅尔罗斯在河边狠狠丢掉了一条木棍。


或许,在最后的两集里,我们会看到一只壁虎。


一只狠狠断掉自己尾巴的壁虎。




编辑:火云鞋神



相关电影

相关文章

下载毒舌